支点,撬起青春、激情和梦想 用户注册 | 用户登录 | 设为主页 2017年08月19日  
 

浅析《天下第一楼》中悲剧产生的原因

2017-06-23 16:39 作者:吴春明 阅读:131
吴春明,1603,1630010157
浅析《天下第一楼》中悲剧产生的原因
吴春明 1603 1630010157
摘要:《天下第一楼》是当代话剧中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其中的悲剧也成为人们热衷讨论的话题。本文从三个方面讨论这场悲剧产生的原因:社会环境、命运、人物性格。
该剧描写了历经几十年的老字号烤鸭店“福聚德”由入不敷出到东山再起、从名满京华而又面临倒闭的历程。该剧一经发表就得到了观众的广泛好评,至今已上演500场。《天下第一楼》是《茶馆》之后北京人民艺术剧院现实主义戏剧的经典代表作,获得了“文华奖”、、“曹禺奖”等大奖,此剧被誉为人艺中兴的标志。
此剧中最让人回味的莫过于最后来不及挂上的那一副对联:“好一座危楼,谁是主人谁是客?只三间老屋,时宜明月时宜风。”何冀平在写作札记中说:“首先是 “ 楼 ” , 福聚德从没有楼到盖起楼到这座楼金碧辉煌,突出的是以楼象征的事业。“危” ,有高和危的意思,正符合剧中兴败的故事。更打动我的是 “谁是主人谁是客? ” 戏中主人公卢孟实、常贵一直自以为是事业的主人,其实 “ 梦里不知身是客” ,可怜他们迎送了一辈子主客,竟不知自己是主是客。这副对联突破表意, 直取人生,历经沧桑的人可为感啃 , 不甘于此之人可做呐喊, 人生的苍凉, 命运的拨弄 , 尽在一个问号之中。”
一、社会环境
此剧大体的时间处于民国初年,几千年来延续的封建理念和思想还未受到本质的改变,尤其是到了清朝末年,一些腐朽、荒谬的地方愈加浓烈列。三教九流繁杂,警察、清朝官员、有钱人都出现在福聚德中。警察借机敲诈、侦缉队特务扰民生事不辨是非,两位少爷沉迷于自己的爱好只把福聚德当做钱柜,此时的福聚德成为了大家眼里的一块肥肉,只要有权有势肯闹腾都能在其中分到一杯羹。而福聚德没有靠山,不敢悖逆有权有势的人,为了口碑也不敢得罪任何一个顾客,仅凭卢孟实、玉雏儿一干人等根本无法与整个黑暗混乱的整个社会环境抗衡。
剧中有一个很鲜明的形象叫罗大头,因为烤鸭的手艺有规矩,不到70岁不会传给徒弟,所以这门手艺便成了罗大头肆无忌惮的筹码。威胁掌柜开工资,动不动就要罢工示威,尤其是因为染上了大烟整个人更加的受欲望支配。最后在克五爷的举报下在福聚德发现了大烟,因为没有了罗大头福聚德就没有鸭子卖了、福聚德就要关门大吉,所以卢孟实不得不委曲求全,最后回到老家,与自己的心血福聚德再无瓜葛。
都说时势造英雄,同样的在一个混乱的时代,一个本来便岌岌可危漏洞百出的福聚德仅凭几人之力根本无法支撑,个人的力量终究是敌不过社会阶级和老旧习俗的制约,在这个社会环境下,这场悲剧的发生让人无奈又可以预见。
二、命运
在整个话剧中可以看到卢孟实、玉雏儿、常贵为福聚德尽心尽力。卢孟实为了使福聚德再次辉煌呕心沥血把这当成自己毕生的梦想来完成;玉雏儿辅佐卢孟实出谋划策;常贵是一个很忠心的老伙计,把自己大半辈子都奉献给了福聚德。最后呢,卢孟实落魄归家,玉雏儿没有和心爱的人在一起,常贵抱憾而亡。
常贵一直在努力摆脱社会加给他的“五子行”的标签,儿子因此不能做瑞蚨祥的学徒。在他为孟四爷一行人唱曲的时候,词调虽然欢快,但我们仍可以感受到常贵的悲哀,为他收到的歧视不公正的待遇鸣不平。正因为常贵“五子行”的身份,像一块烙印在他的身上,大家瞧不起他,甚至洋人称他为“狗”,最后常贵暴毙而死,临死前说的最后一句话竟然还是在报菜单,还在说:“五,五两白酒”。然而这一切都是常贵改变不了了,只能称它为“命数”,常贵一生勤勤恳恳认真工作,最后还是逃不过命运的深深枷锁,丢掉了性命。
作为剧中唯一的女性主角--玉雏儿也因为命运的缘故无法得到爱情。玉雏儿出身“八大胡同”,是烟柳之地,所有人在心里都是鄙视她的出身的,就算是卢孟实很爱很尊敬玉雏儿,最后仍然是无法冲破封建传统思想的束缚,不敢与她光明正大的在一起。而玉雏儿其实早已知道这一切的结果,仍愿意飞蛾扑火,为卢孟实奉献自己的全部,把他的梦想当成自己的追求。打理卢孟实无法注意到的细节上,当要笼络副官时毫不犹豫的摘下自己的金戒指。当卢孟实得知自己的儿子出生后,这一切看似风平浪静的外表就被撕裂开。
 共2页 下一页 1  2 

最新动态

 
关于支点 · 在支点工作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帮助中心 @2011支点文学网 http://www.zhidianwenxu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站点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