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点,撬起青春、激情和梦想 用户注册 | 用户登录 | 设为主页 2017年08月21日  
 

觉醒与超越——从舒婷“女性诗歌”看女性意识

2017-06-23 02:25 作者:袁慧超 阅读:120
觉醒与超越——从舒婷“女性诗歌”看女性意识
文学院 1603班 袁慧超 1630010162
从《诗经》到当代诗歌,3000多年的沉淀,诗歌这种艺术表达形式一直存在于众目睽睽之下。女性,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之中,在男权父权的压迫下,在不断地觉醒中,经历着一次又一次精神的洗礼。纵观古今,悠久的中国文学史、中国诗歌史似乎只属于男人,中国古代耳熟能详地也只有李清照、蔡文姬、谢道韫等寥寥几个女诗人罢了,女性总是被书写的历史。五四运动之后,新诗出现,新文化运动对三纲五常、道德规范的突破似乎在男权主义的传统桎梏中并没有起到根本性作用。直到20世纪70年代,以“朦胧派”诗人舒婷为代表的女性诗人对女性诗歌有了新的诠释与解读,对女性意识有了更深刻的反思,女性诗歌的觉醒就此开始,从 “不遗余力地向男性诗歌的宏大叙事靠拢 ”到“为我而歌”(1)。
在女诗人舒婷的创作中,女性意识尤为鲜明。1977年3月,《致橡树》这部新时期女性独立宣言将女性不依附于男性的骄傲呈现在世人眼前,它在“一个类似于远避尘嚣的童话模式的叙事中”展现了一种平等、互敬、和谐的爱情观(2),这是《致橡树》最普遍的一种解读,除此之外,《致橡树》更将女性意识放在了至高的位置上。舒婷在访谈中谈到:“当年我在写《致橡树》的时候,并没有把它当成爱情诗来写,可是后来发表以后,读者全部把它当成了爱情诗。为什么要写《致橡树》呢?当时很多男人都有这样一个看法,觉得一个女人如果很漂亮,她一定不温柔,一个女人如果很温柔,她一定不漂亮,一个漂亮的女人必定没有才气,一个有才气的女人必定不漂亮。我觉得很气愤啊,我认为女人对男人也是有选择的,他不仅要有伟岸的身躯,更要有自己男性的人格魅力。”舒婷的观点主要有二:一是女人既可以漂亮,又可以温柔,更可以有才气,三者可以兼顾;二是女人有选择男人的权利,女人和男人处在平等的位置上。
凌霄花橙黄耀眼、枝叶对生、裂片半圆,是一种极其美丽的花朵,但我却“绝不像攀援的凌霄花/借你的高枝炫耀自己”,凌霄花正是美丽温柔却缺乏才气的女性的代表。木棉姿态巍峨、花大而美,春一树橙红、夏绿树成荫、秋枝叶萧瑟、冬秃枝寒树,代表着兼具漂亮、温柔和才气的女性形象。凌霄花般的女子缺乏独立的人格,纵使再美丽也缺乏才气,只能依靠男人和爱情来衬托自己的价值,她们为了生存没有选择的权利,更无法与男人处在平等的位置上。橡树固然高大神猛,我也不逊色于你,“我必须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作为树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我和你同为一棵树,我红硕的花朵不是你的陪衬或者附属品,我有我自己的生长周期,我的绽放不只是为了可以与你并肩,更是为了我自己,“我们分担寒潮、风雷、霹雳/我们共享雾霭、流岚、虹霓”,我们是平等的,我们有着共同的追求,我有选择的权利,我也可以和你一样用自己伟岸的身躯来爱自己坚持的位置和足下的土地。《致橡树》不仅是对男女平等的呼吁,更是一个“为我而歌”的宣言,这些无疑反映了女性意识对女性诗歌的觉醒与超越。
如果说《致橡树》表达了平等的爱情观,舒婷在四年之后创作的《神女峰》则是对传统女性思维的解构。神女峰的闻名起源于楚国文人宋玉的《高唐赋》《神女赋》,神女浪漫的故事被代代传唱。神女峰这块世间最多情的石头是世间最多情女子的映射,神女所象征的却是女性的纯洁和忠贞,即好女子一生只得一份情。事实上,这却并不是女性生命的本质,而是女性精神自由的牢笼。传统的封建男权主义体制,决定了女性只是最美丽的石头,“美丽的梦留下美丽的忧伤”,被赞颂的贞洁里隐藏着多少女性心酸的泪水,因为心永远无法变成石头。神女峰受到无数礼赞与瞻仰,却永远无法得到真正的快乐。世人都只看到神女峰的荣耀,却不知在悬崖上展览千年背后的渴望。舒婷曾言:“很多女孩子都说追求她们的人很多,可是她们却怎么也找不到像橡树那样的男人,我感受很深,所以就有了后来的《神女峰》。我想对年轻的读者说的是:不要把自己的爱情放在悬崖底下,还是要珍惜尘世,珍惜身边的人和身边的爱情。”这是诗人作为一个女人喊出的心声,是女性的觉醒和对传统封建思想的超越,也是《神女峰》末尾“与其在悬崖上展览千年
 共2页 下一页 1  2 

最新动态

 
关于支点 · 在支点工作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帮助中心 @2011支点文学网 http://www.zhidianwenxu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站点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