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点,撬起青春、激情和梦想 用户注册 | 用户登录 | 设为主页 2017年08月19日  
 

小茶馆中的大社会——浅谈《茶馆》的艺术手法与意义

2017-06-23 19:00 作者:王新A 阅读:121
小茶馆中的大社会——浅谈《茶馆》的艺术手法与意义
小茶馆中的大社会——浅谈《茶馆》的艺术手法与意义
一个小茶馆,就是一个大社会。写于1957年的三幕话剧《茶馆》,无疑是当代众多话剧中的杰作。话剧借北京城里一个名为裕泰的茶馆,分别在戊戌变法失败后,军阀混战时期和抗日战争胜利后国民党特务且美国兵在北京横行期间三个时期的变化,来表现19世纪末以后半个世纪中国的历史变迁。
老舍先生在写《茶馆》的过程中,采用了和同时期的话剧完全不同的艺术手法:
一.脱离了以人物经历贯穿剧本的方式,改用一个地点上发生的故事贯穿始终。
在《茶馆》中,我们无法准确地从一个人物身上找到故事的中心主题,只能从整体来看,来赏析这个时代所带给人们的悲哀。众人有一腔爱国的热枕,但在混乱中却连保全自己都无法做到。“我爱我的国,可谁爱我呢?”常四爷自始至终都在尽力的帮助世人,振兴国家,最后在空荡荡的的茶馆中为自己和另外两个连腰板都直不起来的老伙计撒下漫天的白色纸钱。掌柜王利发世故圆滑,当了一辈子顺民,见谁都请安、鞠躬、作揖,却落了个上吊自杀的下场。秦二爷,一个真正有大抱负的人,把所有财产都用来兴办工厂,希望用实业来救济中国,结局却是被没收了所有的财产。
二. 小说的主要人物贯穿了三幕话剧的始终,次要人物却以父子的方式来延续。
主要人物王利发、常四爷、秦二爷等人从头到尾都是一个人物来扮演的,而像刘麻子、唐铁嘴等人却在情节上绝不拖沓的下场,以他们的后代的出场来继续延续故事的发展。但这些后代的品性,却很好的继承了他们的父辈,坏事做尽,为了个人利益不择手段。
其实在一般人物上,老舍先生则是招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如第一幕中出现的村妇、小妞,众茶客;第二幕中的崔九峰、报童;第三幕中的庞四奶奶等,他们在每幕剧中都是一带而过,却适当的推动了情节的发展,对整部话剧的发展意义重大,从而使得整部剧更加具有内涵,寓意深刻。
三.在语言方面活灵活现的运用
老舍先生身为一个地道的北京人,在文章中多次使用儿化音,京韵十足。如在第一幕中,常四爷说刘麻子“一个人身上得有多少洋玩意儿呀”,还有松二爷的“哥儿们,我们天天在这儿喝茶”等,将儿化音很好的融入了日常生活,使多数人读来有一种亲切感,口语化色彩十分明显。
还有就是,老舍先生能用简短的语言最大程度的来体现一个人物的性格特点。如在秦二爷第一次出场时,他们之间的对话就充分地展现了掌柜王利发的世故圆滑—— 秦仲义:“小王,这儿的房租是不是得往上提那么一提呢?当年你爸爸给我的那点租钱,还不够我喝茶用的呢!”王利发:“二爷,您说的对,太对了!可是,这点小事用不着您分心,您派管事的来一趟,我跟他商量,该长多少租钱,我一定照办!”【引自话剧《茶馆》原文】如果和秦二爷商量,王利发掌柜绝对没有任何的质疑权,但是他和秦仲义底下的人商量的话,就能有一定的话语权来争取能多的利益。短短的一次对话,却能将人物的性格展现的淋漓尽致,可见老舍先生语言功底之深厚。
话外之音,是话剧《茶馆》一个十分重要的组成内容。最明显的,就是三幕话剧中都反复出现的“莫谈国事”四个大字。从第一幕掌柜王利发恪守这个原则,到第三幕接近落幕时三个风烛残年的老人大谈国事,其中的凄凉悲酸可想而知。
四.在官方人物的刻画上极力贴近现实,靠近生活
例如剧中沈处长,出得台来,只说了几个“好”字,这都是在现实生活中存在人物原型的。老舍先生看见过不少的国民党的军、政要人,他们的神气颇似“孤哀子”装模作样,一脸的官司。他们不屑与人家握手。而只用冰凉的手指(因为气亏,所以冰凉)摸人家的手—下。他们装腔作势,自命不凡,和同等的人说起下流话来,口若悬河,可是对下级说话就只由口中挤出那么一半个字来,强调个人的高贵身份。【1】

一个茶馆中,存在着社会上的各种人物,三教九流之辈都有体现。短短的三幕话剧,却给了我们心中留下深刻的波澜,留有深刻的意义。它使我们深思社会的变革,再忆时代的悲哀,时刻警醒着自己与他人,避免重蹈历史的覆辙。老舍先生曾说:“我不熟悉政治舞台上的高官大人,没法子正面描写他们的促进与促退。我也不十分懂政治。我只认识一些小人物,这些人物是经常下茶馆的。”
 共2页 下一页 1  2 

最新动态

 
关于支点 · 在支点工作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帮助中心 @2011支点文学网 http://www.zhidianwenxu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站点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