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点,撬起青春、激情和梦想 用户注册 | 用户登录 | 设为主页 2017年08月19日  
 

读茶馆有感

2017-06-23 00:21 作者:裴子正 阅读:111
读《茶馆》有感
读老舍笔下的《茶馆》,就像是品一盏茶馆中的茶,甘甜中还夹杂着些许苦涩。人们急匆匆地穿梭在人来人往的茶馆中,却都会向老掌柜讨一碗茶水,那茶水品尝起来,就像体味自己的人生一样,平淡的生活中总会夹杂着一丝苦味儿,挥之不去。
这样的心境如同读《茶馆》一般,我们会因开头的松二爷那只鸟感到别有趣味,却也因结尾的老掌柜被国家逼死而感到绝望不堪,就像那一盏茶,舌尖甘甜,舌根苦涩的却说不话啊……
老舍出生在北京一户大杂院中,从小生活穷苦困顿,我认为也正是这段境遇,才使得他在《茶馆》中对“小平民”的刻画能够如此生动。这部戏剧一共只有三幕,每幕又仅有一个时段,简介不拖沓,才使得剧情能够如此深入人心。
《茶馆》以茶馆作为社会缩影,通过半个世纪的世事变化,由七十多个大大小小的人物进行演绎,讲述了茶馆老板王利发想尽方法想让父亲的茶馆兴旺起来,然而严酷的现实却使他每每被嘲弄,最终被冷酷无情的社会吞没的故事。五十年的时间,风风雨雨全靠一个个小人物的生与死描写出来,而这其中茶馆掌柜王利发给我留下了最深的印象。
王利发,最初与我们见面时候,他才二十多岁。因父亲早死,他很年轻就作了裕泰茶馆的掌柜,他很精明、有些自私,但是心眼并不坏。他信奉他父亲留下来的经营哲学就是:“„„人缘儿顶要紧„„多说好话,多请安,讨人人的喜欢,就不会出大岔子„„”所以他在生意场上能够做到八面玲珑,能够结识黑白两道,三教九流,甚至连“唐铁嘴”都自叹不如。在那个黑暗的时代,许多茶馆都相继倒闭,而他却依然用自己的灵活应承维持着裕泰茶馆。当有钱有势的阔少爷、维新资本家秦仲义来茶馆看房子的时候,王利发可谓是做足了奉承,又是叫跑堂的沏高茶,又是请安问好,甚至说:“有您在我这儿坐坐,我脸上有光!”而逆来顺受的他,更是当秦仲义提出要长他的房租时,不仅毫无反抗,而是将奉承进行到底:“二爷,您说的对,太对了!可是,这点小事用不着您分心,您派管事的来一趟,我跟他商量,该长多少租钱,我一定照办!”可以看出,这个时候的他一直都是如此的精明干练、逆来顺受,每天都在用满脸堆笑来应承生活。
那么如此逆来顺受,精打细算,一辈子过得都小心翼翼的王利发的结局又如何呢?那就是被无情的社会逼上绝路,不得不用一种最为简单却残酷的方式结束自己的生命。看到最后,我不免想起了常四爷,常四爷的第一次出场就和飞扬跋扈的二德子起了冲突,面对二德子的挑衅他也不甘示弱,顺手将二德子打趴在地,足以见得他是个很有正义感的血性男儿。就被官府的狗腿子给抓了进去,愣你有再大的本事也是无能为力。常四爷祖上在康熙年间是抚远大将军,他并不是不想为国出力,可是报国无门,松二爷建议他给官府使点儿银子谋个一官半职的,可他不愿意,他清高,不愿做这下贱的事儿,这是他的悲哀之处,不愿意低头。常四爷是个嫉恶如仇的人,是一个比王利发胆大,比松二爷强硬,比秦仲义豁达、正直而仗义的行动派。是一个没落的满清贵族。他是《茶馆》中的一个谈国事被抓的人,又是最后一个说国事的人。他一辈子不服软,刚正不阿、敢作敢当,面对旗人,面对腐败的清王朝,他敢于不卑不亢地喊出:“大清国要完!”敢作敢当。
反观王利发,一辈子唯唯诺诺得到的又是什么,结局一样悲惨,但是我想不光是社会慢慢影响了他,现实慢慢压垮了他,而作为常四爷的朋友,王利发也在一点一点地收到影响。但是,他对黑暗现实的不满情绪,显然已经日益强烈。甚至他自己也不时公开谈起“国事”了。第二幕里,就有这样两处细节:一是唐铁嘴进茶馆之后,王利发说:“你混得不错呀!穿上绸子啦!”唐说:“比从前好了一点!我感谢这个年月!”王利发说:“这个年月还值得感谢!听着有点不搭调!”二是报童对王利发说:“掌柜的,长辛店大战的新闻,来一张瞧瞧?”王利发反问:“有不打仗的新闻没有?”从这两点我们不难看出,在王利发身上,老舍写出的是旧社会广大小商人、广大市民生活命运的真实写照。通过这一艺术形象的塑造,真实地揭露了半封建、半殖民地旧中国社会制度的吃人本质,反映了旧时代的残酷、黑暗、不合理。融合着时代的变迁,社会的腐朽,细腻地描绘了人物性格的合乎逻辑的发展,也使王利发在最后时刻,彻底绝望,或说彻底清醒时发出的声音显得理所应当、顺其自然:“我呢,作了一辈子顺民,见谁都请安、鞠躬、作揖。我只盼着呀,孩子们有出息,冻不着,饿不着,没灾没病!可是,日本人在这儿,二拴子逃跑啦,老婆想儿子想死啦!好容易,日本人走啦,该缓一口气了吧?谁知道,哈哈,哈哈,哈哈!”“改良,我老没忘了改良,总不肯落在人家后头。卖茶不行啊,开公寓。公寓没啦,添评书!评书也不叫座儿呀,好,不怕丢人,想添女招待!人总得活着吧?我变尽了方法,不过是为活下去!是呀,该贿赂的,我就递包袱。我可没作过缺德的事,伤天害理的事,为什么就不叫我活着呢?我得罪了谁?谁?皇上、娘娘那些狗男女都活得有滋有味的,单不许我吃窝窝头,谁出的主意?忍了那么多年,内心中郁结的怨气终于在这最后时刻喷涌而出,这两段独白,道出了常四爷一般的男儿气概,可惜为时已晚。
 共2页 下一页 1  2 

最新动态

 
关于支点 · 在支点工作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帮助中心 @2011支点文学网 http://www.zhidianwenxu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站点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