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点,撬起青春、激情和梦想 用户注册 | 用户登录 | 设为主页 2017年08月19日  

支点文学网 > 支点征文 > 小镇女孩(第一次提交没有成功)

小镇女孩(第一次提交没有成功)

作者:wuyong 发布时间:2016-01-27 13:13 点击量:478

小镇女孩

手中枯萎的玫瑰,它在风里柔情万种的分崩离析,裸露的胳膊整只停靠在窗台,已经麻木没有知觉。厨房的水汽开始氤氲、弥漫、升腾、翻涌,堆积在天花板,大刺刺成团。扑腾着沸水的声音遥遥传来,清晰的声响把耳膜震动又一时恍然好像并没有什么异。秘密藏身在阁楼,或者就在老旧窗边,它遗留的气味乘着过堂风来回逃窜,混杂着陈旧樟脑球味,还有惨白墙壁反射的冷光。喵呜一声跃上窗台的猫,赫然一震,望着沉沉欲坠的乌云,沉静的低下头去······

十三岁之前我都在小镇上度过,镇子的主街和大学南北的主干道一般长,记忆中的小镇又小了。拿什么写回忆性散文呢?写那个小镇出了名的疯乞丐,写那个有着五尺长泥鳅的小池塘,写那个墨水瓶里的灰色故事,还是写那个一脸骄傲不惧时间和未来的小女孩?我只知道,我再也不是她了。

我和我爸妈是在小镇认识的,跟我最好的朋友也是,跟我几个不懂事的发小也是,后来我们搬家到县城,后来我只身来津求学,更加会想起那个小镇。

那是个北方常见的小镇,六十公里外有海,两公里外有山脉景区,但镇上的人很少出远门,一年到头也见不到几次山听不到不到海。小镇最热闹的时候是每五天一次的“赶集”,到那时镇子周边十几个村子的人都会赶来采买一周的生活用品和食材,也有居民把自己种的蔬菜放到集上吆喝。每次赶集妈妈一定会带上我,一支冰糖葫芦一块热气腾腾的年糕是给我的奖励。

小镇娱乐很少,中国大妈这个让人又爱又恨的群体把广场舞跳到了巴黎广场,我们小镇的大妈只愿在自家院子里晒晒太阳逗逗鸡鸭。有人傍晚在街上散步就算生活作风新潮的了。其实小镇当时托儿所小学中学一应俱全,何至于在我心目中这么荒凉呢?反正我知道的事我家所有的亲戚都在这个镇子上,散落在小镇管辖的各个村子上,像一盘棋。当然棋外面还有逃二胎到克拉玛依去的大姨妈和在外打工顺便安家的小姨妈,大姨妈十年跟娘家团聚一次,小姨妈跟自己婆婆住上下楼,在另一个城市找到了新家。姥姥生的女儿中只有妈妈时常眷顾着娘家,据说是因为老二在家中通常不受宠,即使长大后也格外在乎父母对自己的认可度,还是要尽孝。我初二的时候到了县城借读,此后离小镇越来越远,只是回忆起来,那段模糊的幼儿和少年时光总是有小镇的影像。

五年级为朋友主持公道来着,做出过激行为,自知大事不好心惊胆战回到家,菜铲就直接从耳边飞过,伴随着两位双亲嫌恶的面容,骂声不绝于耳。在那么激烈的言语中,我依旧听到心悄悄碎掉的声音。他们大骂我多管闲事,长大后我才知道,其实这闲事不是当事人的悲哀,而是把闲事尽收眼底的我的悲哀。因为是敏感的人所以对别人是一点伤痕都看在眼里。后来另一位智商有缺陷的朋友到我的新家去,乱七八糟说了一通,只是惦念我曾经带头不让人欺负他,而那时我陷在自己的闲事里无可自拔,再也不轻易把伤口示人了。小镇女孩应付不了镇外是世界,所以她用力往远处高处走,期待那是个纯一点的世界。

小镇女孩其实没怎么有人情味,对自己喜欢的人会撒娇,会傲娇。小时候跟发小到小池塘捉鱼,赤手空拳的我们真碰到有个往自己手里跑的鱼儿。懵掉了的小涛估计和鱼儿一样,内心满是不敢相信。我们四个人彼此的关系像是国美和苏宁,联通和移动,建行和工行,还有肯德基和麦当劳。提起一个就会带到另一个,四个人之间两两连接,形成一张缜密的网。浩浩、东东还好,我和小涛是独生子女,成长时候发生的事没有兄弟姐妹可告诉,一些东西泥沙一样堵在堤坝上,不晓得哪天会冲垮。反正我们都没有长成自己想要成为的那种人,下次我要告诉他们,还好我在挨骂的时候他们也在不远的地方挨骂,我可以边哭边像看着镜子,在镜子里完成所有的告解。在以后的日子里我也是这样做的。
小时候我有自己四平方米的小房间,天花板和星空是我最常注视的东西,我常常想,未来我怎么样。现在我没能让自己所处的环境变得更好,但我还是会想未来我会怎么样,追逐爱,寻找一切爱的踪迹是我永生的信条。小镇女孩很平凡,但她已是我的英雄。

黑暗中她的手指擦过她的手背,遗留在风里,黑夜一时起了褶皱又一时得了深厚,面具下面一半是腐烂一半是鲜妍,手背连着腹部一阵战栗,可能她是指间缠绕着冰霜的精灵,有着中了蛊一样让人怀念的冷和明明是冷却热气蒸腾的声音。那声音呼啸着,呼啸着,穿过她,穿过路灯,穿过街道,贴着公交车的另一侧,到了路的另一边,远远地呼啸着去了。

标签:时光;未来;伍雍
| 更多
 
关于支点 · 在支点工作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帮助中心 @2011支点文学网 http://www.zhidianwenxu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站点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