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点,撬起青春、激情和梦想 用户注册 | 用户登录 | 设为主页 2017年08月21日  
支点关注 学术对谈 学人专访
 

翟业军答支点网

2012-04-25 22:07 来源: 作者:翟业军 刘卫东 阅读:5812
| 更多
 

                      翟业军答“支点文学网”

 

(翟业军)

 

翟业军:南京大学文学院副教授

刘卫东:天津师范大学文学院副教授,支点文学网总编

彭媛(整理):南京大学文学院研究生

 

 

                        1、长篇小说的问题              


     

刘卫东:业军,谢谢你支持“支点文学网”,接受我的访谈。现在你的工作重心是什么?我记得你的博士论文做的是有关俄苏文学与新文学方面的,为什么有这样的学术转型?

翟业军:最近我在做“‘新时期’初期作家创作心态研究”,不过我是没有工作重心的。我的博士论文是关于“五四”文学与俄罗斯文学比较的,当时做这个题目是因为对这方面莫名地感兴趣。俄罗斯文学与“五四”文学有很多表面上的共性,而且人们也认定俄罗斯文学对“五四”文学的影响是非常深远的,所以当时《小说月报》会有一个专门的“俄罗斯文学研究专号”。二者表面上确实有很多类似的地方,比如说“五四”的问题文学和俄罗斯的问题文学,“五四”的“零余者”和俄罗斯的“多余人”,不过我一个本能的感觉就是,它们会有非常大的差异。

我非常着迷这样的表面上类似,其实内里完全不一样的差异,所以当时做了那个题目。但这并不代表我对“五四”文学有什么特定的喜欢,其实整个“五四”文学是非常无聊的。翻开当时的《小说月报》等文学期刊,就有一股浓郁的“五四”味扑面而来,这种“五四”味甚至会使我产生一种生理上作呕的感觉,根本不愿再看下去。但是那个时代还是会饱含一种那么多有趣的东西啊,所以当时就选择了这个题目。后来其实也没有完全地将研究重心放在“五四”,我博士论文到现在没有出版,我也没有兴趣再去出版它,博士论文对我来说只是一个学术训练,使我能够相对来说比较扎实地去进入“五四”和俄罗斯文学这两个比较重大的领域,能够比较多地得到一种精神资源,而题目本身对我来说是不重要的。

后来几乎是有兴趣做什么就做什么的,所以我甚至研究过很多外国文学的东西,我论过库切的《迈克尔·K的生活和时代》,论过《牛虻》,等等。只要是我觉得有兴趣的东西,都会兴致盎然地去关注。比如说,我对鲁迅很感兴趣,所以曾经写过论《药》,论《阿Q正传》,论《祝福》之类的文章。对几乎所有经典的现代作家,我都会比较感兴趣,比如我专门去论《边城》,去论《湘行散记》。更加有兴趣的是当下的一些作品,特别是对90年代以后的长篇小说,基本上都在追踪。我更青睐对作品的精读,我曾经有一个梦想,希望能够挑出一系列重要的作家,每个作家挑10部作品,一部作品用一万字左右的篇幅去做一个精读,然后出一个作家精读系列丛书,比如说《关于汪曾祺的十堂课》。我想只有做了这样的系列性的东西,我才能对新文学以来的文学有属于我自己的理解。

所以不存在所谓的卫东你说的学术转型。拿沈从文的话来说,我是一个“为现象倾心的人”,只要是让我着迷的、有趣的现象,我都希望能够去研究一下,而且在谈的时候尽量不说大话、空话。我现在相信所有的问题、所有的答案、所有的结论、所有动人的启示,都会在最细小的矛盾处、细小的罅隙处,流泻出来、绽放出来。所以我从来不会从一个大的社会思潮的角度去谈任何东西,因为我相信,所有社会思潮的大的隐秘、启示,都隐含在小的节点上、小的矛盾和扭结处,而大的社会文化思潮的梳理,往往是极其空洞的。

刘卫东:

 

更多>>文学界

 

更多>>非文学界

 
关于支点 · 在支点工作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帮助中心 @2011支点文学网 http://www.zhidianwenxu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站点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