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点,撬起青春、激情和梦想 用户注册 | 用户登录 | 设为主页 2017年08月21日  
支点关注 学术对谈 学人专访
 

谁是知识分子?

2012-04-09 08:45 来源: 作者:段守新 刘卫东 商昌宝 范伟 阅读:4617
| 更多
 

 

【主持人 段守新】我们这几位,大都是70年代前期生人。老范略长我们一点,但也是60年代后期的,基本也和我们有着共同的文化记忆和生存体验。我们今天的话题可以稍微感性一点,主要是通过回顾和反思我们这一代知识分子的人生道路,求学道路等等,来谈谈我们作为70后知识分子的文化人格问题。大家的谈话无妨随意一些,漫谈性质的,可以围绕我们最真切的生存感受,也就是说“切肤之痛”展开对话。对话的内容,一是我们的人生记忆。二是中国知识分子,有没有一种精神传统?三是我们这一代知识分子,是日渐趋近还是疏离了这种精神传统?原因是什么。等等。好吧,我们现在开始。

【刘卫东】我现在总是觉得有一种错位感,很多时候看着西方理论和作品,却面对中国问题。我们从大学一路读来,越走越远,但是也离开问题越来越远,或者说,追索的是西方的问题。有一种找不到解决方法的茫然感。不知道你们与没有。

【商昌宝】谈及人格,在大陆中国,真的是一个很沉重的话题,至少在我个人这里难以言说,因为:其一,我感觉我的个人人格严重分裂,已经不是双重而是多重了,用孩子们的流行语真可谓:人类已经不能阻止我的分裂了;其二,我一直感觉,在当下中国谈人格,总有些奢侈。虽然,乱世之中,应更见人格本色。然而,现实的残酷无时不在预示着,人格属于彼岸。

【段守新】双重或者多重人格也是文化人格之一种啊。无妨接着谈下去。

【范伟】这个提纲不错!原本以为谈知识分子是别人的事,这个提纲却提醒我,原来自己不小心也混入了这个队伍!其实,谈到知识分子我是有敬畏感的。记得当时大学毕业,在去团市委、留校教书、到工厂当工人之间,我毫不犹疑选择了后者,而且在很长一个时间里,我都为自己的选择沾沾自喜。我喜欢在轰鸣的车间里满身油污地挥汗如雨。记得,当时冬天男女都要穿短裤汗衫。

【刘卫东】我举一个例子,像萨义德提出的后殖民理论,就是针对美国知识分子现状提出来的,他对美国文化中的霸权以及视别人为“他者”很关注。这个问题完全从自身出来的,而我们暂时提不出来。其实我们目前面对的问题很有意思,但是我们却失语了,成了一群虽然喋喋不休却沉默的人。提不出问题,我觉得是最大的问题。

【商昌宝】知识人的人格,这个话题会触及我的灵魂深处。那里,一直隐藏着痛苦、矛盾、纠结和无力自拔。我常说,自己是苟(其实,也可以说是狗,像狗一样的活)活于乱世,其间的那份煎熬与无奈就可见一斑了。我不知道这是我个人的独特体验,还是具有时代性。反正不管如何,我特别羡慕现在的8090后那种超然、洒脱。我喜欢与他们交往,其中一个缘由就是欣赏他们去实现自我价值,虽然偶尔也有劝说他们回到现实的世故。

【刘卫东】难道我跑偏了吗?好吧。先谈人格。这个问题也是知识分子理论的核心。约翰逊的《知识分子》就还原了一大堆人格分裂的著名知识分子,托尔斯泰、卢梭、海明威、布莱希特都在列。我觉得知识分子本身的人格问题是一回事,他能为学术做出怎样的贡献是另一回事。知识分子并不需要做人格或者道德模范。

【范伟】不是谈“我们的人生记忆”吗?

【段守新】我自己的痛苦,或者切肤之痛,是我实在不能适应目前的这种学术体制。一种无形的内在的焦灼感始终在仅仅控制着我的身心。我觉得自己很像养鸡场的鸡,整天缩在一直窄笼里,看不到更广阔的天地,甚至动不了基本的步子。别人扔给我一把米,逼着我每天必须产一只蛋。如果产不出,这就是一只劣种鸡。如果硬产,也不是产不出,只是我在这里特别怀疑,这种蛋的营养到底有多少。  

【商昌宝】我之所以说人格分裂,或者说触及人格便深感痛苦,是因为理想中的我,与现实中的我常常龃龉、抵牾,而结果通常都是现实获胜,而长此以往,理想的那个我,自然痛苦万分。更要命的是,我完全意识到这些问题,但是却无力去面对、解决,以至于恶性循环了。

 

更多>>文学界

 

更多>>非文学界

 
关于支点 · 在支点工作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帮助中心 @2011支点文学网 http://www.zhidianwenxu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站点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