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点,撬起青春、激情和梦想 用户注册 | 用户登录 | 设为主页 2017年08月22日  
世界名著 古代经典 现代名作 当代新典 港台精品 经典文句 时文撷英
 

传统诗学文化与张爱玲小说的审美意境

2012-03-17 10:43 来源: 作者:鲁南 阅读:3911
| 更多

    人物、情节、环境是小说的三要素,其中,环境为小说人物的活动提供了场景和背景,构成了小说文本审美形态最直观的表层,是小说中最容易点染读者感情、引起读者审美感应的部分。环境中的自然环境涉及山水花草等景物描写,这些内容,“在古代诗歌里,如诗经、楚辞及赋仍是做着其他题旨的背景”,而不是单纯的自然诗,在《诗经》里,以“兴”和“比”构成修辞,在《楚辞》里,以香草美人构成象征。古代诗人从自然景物所开掘出的这种言外之意、弦外之音甚至题外之旨,形成中国诗学传统的主脉,并为叙事文学的发展提供借鉴,为环境描写提供了思路和模式。吴士余在《中国文化与小说思维》中指出,“中国小说文体的产生和演变,始终受着史传叙事文体与诗歌抒情文体的影响”,其中,“诗学文化的意境审美……诱发了小说家抒发主体情感理想的自觉”,影响了中国的小说思维,使作家在描写环境时除了写景状物之外,还“把情景、物我融会而一的意境创造视作形象思维的最高审美境界”。如《聊斋志异》,就常常在鬼域人间、曲折离奇的情节叙述中,夹杂着唐诗宋词那样的田园风光、镜花水月,构成优美、崇高的审美意境,而《红楼梦》大观园里的园林胜景,冷月花魂,也使小说处处情随景动,意境丰满,成为情节发展、人物塑造的有益烘托。可以说,中国小说在叙事与意境融会贯通的艺术构筑中,“诗化了生活实境”,“明显地留下了诗学意境说的痕迹。”除了小说,古典文学中另一种叙事题材戏曲,在写景状物的环境描写上更加追求意境的诗性美。如《西厢记》第四本第三折送张生赴朝取应,本来“离人伤感”,作者又特意安排在“暮秋天气”,那一副“碧云天,黄花地,西风紧,北雁南飞”的萧索景象,更增添了离愁别绪,一声“好烦恼人也”,顿收情景交融之效。又如《牡丹亭》第十出《惊梦》那段“皂罗袍”:“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朝飞暮卷,云霞翠轩;雨丝风片,烟波画船”,正是这样的美景,才使杜丽娘触景生情,引发出那句“不到园林,怎知春色如许?”的千古喟叹,也正是这样的美景,才能和沉鱼落雁、羞花闭月的杜丽娘彼此映衬,使故事收到好景佳人两得其宜的审美效果。熟悉这些古典名著的张爱玲,在潜移默化中受到影响,内化为她的小说思维、审美趣味,并体现在小说的环境描写中。

张爱玲喜欢为小说人物铺设场景,这些场景,不只为人物活动提供了舞台,而且,更重要的是烘托了小说气氛,揭示了小说人物的自然处境、社会处境、历史处境,并和这种处境之中主人公的精神内面相呼应,成为主人公最直接、最鲜活的心灵映像。张爱玲小说世俗的而非神性的、安稳的而非飞扬的、个体的而非社会的价值取向为评论界把它归入通俗小说提供了口实,甚至成为评论界指责她缺乏人文精神关怀的主要依据,但是,这种批评倾向的代价是忽视了她小说中场景描写的诗性精神和审美旨趣,尤其是当这种诗性精神和审美旨趣通往“苍凉”这一最具历史深度和生命深度的美学境界的时候。以她笔下的自然景物描写为例,她的小说“充满了自然景物的意象。小说里的人物虽然住在都市,但是他们仍旧看得见太阳,那个被风吹着,被雨淋着,花草树木也总在他们眼前不远。公共汽车乘客怀抱里的一大捆红杜鹃,公寓房子的洋灰屋顶上的一盆藤草努力朝天爬,夏天的微风在一个失意的男人纺绸袴褂里面像一群白鸽似的‘飘飘拍着翅子’”,这些都市里的自然景观,诗化了都市里的世俗人生,也诗化了都市这一俗世环境,是张爱玲诗人性情在都市环境里的自然流露,也是古典文学传统里诗性精神在现代都市小说里的顽强延伸。作为小说的三要素之一,自然景观直接取材于客观的物质世界,主观成分最少,所以,多数西方小说作者对这部分内容大都以直观、可信的逼真摹写作为主要的审美追求和技巧手段,但是,张爱玲却不是这样,相对于真,她更感兴趣的是鲁迅所谓“假证实幻,余韵悠然”

 共4页 下一页 1  2   3   4 
 
关于支点 · 在支点工作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帮助中心 @2011支点文学网 http://www.zhidianwenxu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站点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