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点,撬起青春、激情和梦想 用户注册 | 用户登录 | 设为主页 2017年08月19日  
世界名著 古代经典 现代名作 当代新典 港台精品 经典文句 时文撷英
 

《伤逝》的独白和自由间接引语——从叙述学和风格学角度作一探讨

2012-01-15 10:42 来源: 作者:(日) 中里见 敬 阅读:7016
| 更多

    内容提要  本文以《伤逝》为中心的鲁迅一系列作品文本为对象,从表现形式和语言本身的特点来探讨鲁迅的文学创作,认为中国现代小说的诞生,并不仅是源于鲁迅的思想和精神,在相当程度上海应归功于鲁迅对文本形式的彻底革新。对鲁迅作品的分析和评价,也可以从一个侧面认识中国现代文学创作的面貌。

                                                                                  绪  论
   不论在中国还是在日本,《伤逝》在鲁迅小说中可算是争论较大的一篇作品。如何解释和评价这部作品在学者中存在着相当大的分歧。
   日本近十年来对《伤逝》的研究,以三宝政美的论文为起点(1)。三宝政美将作者的传记事实做为解释作品的基本根据。对此,丸山昇和北冈正子采用了不同的方法。他们对用时代背景和作者传记来解释作品的研究方法提出了疑问,并依靠文本本身对《伤逝》进行了细致的分析(2)。其后中井政喜更加详细地探讨了时代背景(3)。近年来,年轻的学者清水贤一郎发现了周作人题为《伤逝》的佚文,重新强调了研讨传记事实的重要性(4)。当然,这些日本学者的研究在相当程度上参考了中国学者的研究成果。
   总结研究史,我们大致可指出两个倾向:第一是把作品内容与作家传记等作品的外围情况联系起来进行解释的现象;第二是把内容作为作品本身的内在问题进行分析的现象。但即使是后者的研究立场如丸山和北冈等,除了指出叙述的错综复杂等重要事实以外(5),似乎也只着眼于故事内容的分析,而忽略了文本的形式及语言本身。在此,我们可以拟定第三个立场,即将文本作为主要研究对象,着重探讨故事是如何被叙述的。
   纵观中国文学,鲁迅的文本形式与他以前的小说形式明显不同(6)。我认为中国现代小说的诞生并不单单是源于鲁迅这位作家的思想和精神,在相当程度上应归功于鲁迅对文本形式的彻底革新。本文将从上述观点探讨以《伤逝》为中心的鲁迅的一系列文本,通过对叙述者“我”所叙述的作品的分析,阐明鲁迅以及中国现代文学的一个侧面。 

一、文本中两个系列的时间
   首先我们在此确认一下叙述学的基本概念和分析方法。叙述者讲述过去的事情时,文本中存在两个系列的时间:一个是叙述者现在讲述故事的时间--热奈特Gérard Genette称之为“叙述”narration;另一个则是被叙述者讲述的故事内的时间,也就是作品中人物所属的过去--热奈特谓之“故事”histoire(7)。  

热奈特叙述学中的叙述/故事之分与法国语言学家邦维尼斯特émile Benveniste指出的语言的两个层次即叙述文discours/历史文histoire之分相对应。邦维尼斯特认为,历史文“表示在某一时间发生过的事实”,而叙述文是“拟定说话者和受话者同时存在,并说话者有用某种方式给受话者施加影响之意图的言语行为”(8)。此外,德国学者维因里希Harald Weinrich也用不同术语阐明了同一现象(9)。不论是邦维尼斯特还是维因里希,他们对语言具有不同的两个层次之独到分析,使以前一直被混为一谈的叙述文/历史文的概念得以澄清。
   热奈特在符号学能指signifiant/所指signifié 之分的基础上,又采用叙述文/历史文的概念,把故事分析成三个层次:叙事ré

 
关于支点 · 在支点工作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帮助中心 @2011支点文学网 http://www.zhidianwenxu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站点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