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点,撬起青春、激情和梦想 用户注册 | 用户登录 | 设为主页 2017年08月22日  
世界名著 古代经典 现代名作 当代新典 港台精品 经典文句 时文撷英
 

散文的流弊——新世纪五年来诸家散文漫谈

2012-01-15 10:20 来源: 作者:张宗刚 阅读:4347
| 更多

 

新世纪五年以来,当代散文领域问题颇多。本文意在通过个案分析与整体观照,揭橥其问题所在。

    谈论近五年的散文状况,就不得不承接上世纪九十年代,因为两者割舍不开。新千年以来,没有冒出多少新的散文家,基本创作阵容还是源自九十年代。新千年的散文热持续升温,现当代名家、新老作家的随笔文字不断出版并热销。然而这种繁荣的表相,掩不住散文内质的空虚和价值的失衡。导致这种空虚和失衡的主要原因,即是散文创作中人文精神的没落,超越情怀的丧失。

    毋庸讳言,在散文创作理念上,一直存在着某种根深蒂固的认知误区:散文乃无体之文,人人可学,人人可写。岂不知散文这一无体之文,最是易写而难工。当下,散文队伍空前壮大,散文创作数量激增,但真正关心社会问题、描摹人生图景、展示心灵本相、富于社会责任感和道义感的文本却不多见。抒写苦难而又富于超越意识,弘扬良知、博爱、灵性、诗意,远离小情调、小自我、小视域,乃是散文正道。在一个前所未有的消费时代,大众文化对精英文化的侵蚀,导致散文中“为人生”这一康庄大道的湮没。人生与艺术,载道与言志,自来便纠缠争执不休,其实两者的融合最能体现散文本色,各执一端亦无不可。说到底,表现于散文,为人生还是为艺术都没有错,家事国事、个体群体,皆可入文;但切忌那种自说自话、自卖自夸的无聊之笔。精神不死,散文不灭,一切散文都应是心灵的呢喃情感的投射;作为一种纯粹的文体,散文对心灵的濡染净化作用不可低估。但如今,许多散文文本专意于雕琢文辞,既无文化视点思想锐度,又乏审美情趣文学价值,缺了血性、个性和灵性,缺了对苦难的揭示,以至于把轻清绵软视为散文的正宗,大量的文字垃圾遂漫天而下。放眼当今社会,吏治腐败、经济腐败、信用危机、贫富差距、下岗、“三农”诸问题的显性化怵目惊心。铁与血、剑与火的时代固已过去,但现实中国问题多多,远未达到“得半日之闲,可抵十年的尘梦”(周作人《喝茶》)的境地。我们这个时代的散文并不需要麒麟献舞凤凰来仪式的太平歌咏,而仍需要“为什么我的眼睛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式的挚爱胸怀,需要“天地入胸臆,吁嗟生风雷”式的情感冲击。仅仅依凭才气和灵气的写作,是一种无根的写作;以小情小调消解宏大叙事,不啻于散文的自戕。散文不能消泯感性、知性和理性,不能拒绝社会批评和文明批评。一切散文,可以欢乐也可以忧伤,可以雄壮也可以细腻,可以崇高也可以滑稽,但必须有其价值上的可取与审美上的可观。

    九十年代以来,散文领域不断求新求变,注重新视角、新手法、新题材、新风格的探索,学者散文、文化散文、大散文、小女人散文、小男人散文、行走散文……旗号林立,山头众多,呈现出空前的无序与放浪。在一片喧嚣声中,我们发现,当代散文多的是杂耍的技术,少的是真诚的心灵,未曾真正获取宽阔恢宏的审美理想和凌空翱翔的精神气质,进而生成劲遒的思想冲力和深厚的文化内涵。究其实,这十余年间,物质主义、消费主义不断解构着文学的原创性与个性化,兼以王朔的“痞子文学”、王蒙的“躲避崇高”及新儒学、后现代、新左派、自由主义诸般文化思潮对启蒙精神的分进合击,一个无深度的文学时代终于君临。欲望化叙事、身体化写作、下半身写作、胸口写作、美女作家、妓女作家、美男作家、80后写作等怪现状层出不穷,它们对神圣与诗性的消解,导致新千年的文学光怪陆离,沉渣泛起。散文中闲适情调的盛行及其对人心的瓦解麻醉,正是特定的社会文化语境的投射。那些专意于阿猫阿狗家长里短的文本,体现出的恰是丧失知识分子批判立场后的甜软与媚俗。文学创作和文学批评中也一度出现了只关注审美和文辞、不关注思想和价值的现象,如对余秋雨散文一边倒式的高度评价,就是放弃了应有的价值判断作片面观照所致。

 
关于支点 · 在支点工作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帮助中心 @2011支点文学网 http://www.zhidianwenxu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站点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