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点,撬起青春、激情和梦想 用户注册 | 用户登录 | 设为主页 2017年08月21日  
世界名著 古代经典 现代名作 当代新典 港台精品 经典文句 时文撷英
 

先在的优越——当代散文与伪平民心态

2012-01-15 10:19 来源: 作者:张宗刚 阅读:3795
| 更多

                                             一 

   中国封建社会讲究等级的森严和秩序的俨然,由此导致特权阶层的产生。在传统中国,等级意识处处都有着昭彰的体现。现代中国从体制上消灭了等级,提倡人与人的平等平权,无分贵贱。然而等级的消除,并不意味着等级意识的消泯,时至今日,等级意识仍然常常以或隐晦或外露的方式顽强地呈现出来。伪平民心态就是等级意识的一种衍变和延伸。考察20世纪90年代以来的散文文本可知,在一些作家身上,等级意识是显豁的,优越感是与生俱来的。罔顾民生,漠视民瘼,自私自恋,自高自大,正是这种伪平民心态的心理特征。凡自认高贵者,往往最喜欢出于种种现实需要,刻意放低一己姿态,摆出平易近人的“亲民”形象或干脆以平民面孔示人;但在具体的文本话语表述中,这种平民化的外衣,却掩不住那种鹤立鸡群式的自我感觉和浓重的特权意识,从而导致言说逻辑的含混,心理图景的悖谬,彰显主体人格的伪善。当今散文中屡见不鲜的伪平民心态,使得一些作家的创作,纯然从个人的得失、一己的感受出发,以自我为中心,不愿稍稍客观深入地去思考一些社会现象的合理性,缺乏泾渭分明的是非判断和稳固的价值尺度,从而与知识分子的自由意志和批判精神相去甚远。

    伪平民心态与特权意识总是一体化的。“一批中年作家,在八十年代头几年轻易猎取声名之后,满足于职业性制作,摆出一副极其可笑的傲慢的神态,踞立于‘正统派’与‘现代派’之间。文学十分不幸。它长期‘为政治服务’,充作官方文告的副本;不出十年,却慢慢演变成为‘贵族资格证书’了。”[1]的确,某些定力浅薄的中国作家,一俟功成名就,即志得意满,忘乎所以,安然把自己当成了时代偶像。进入90年代,在王蒙、刘心武等这些成名既久的文坛人物身上,以及因创作散文一举走红的余秋雨身上,都程度不同地存有这种心态。从他们对批评者颇为失态的话语反击中,从那种“老虎屁股摸不得”的山大王架式中,尤其戏剧性地反映出了这种伪平民心态和特权意识。

    散文领域的伪平民心态和特权意识的体现之一,是一些名家利用自己的既有声望,不负责任地大肆炮制垃圾小品、喷嚏文字,以求名利双赢。刘心武是典型的代表。近十余年,刘心武平均每年都能推出数本散文随笔集,可以同时在三四家乃至七八家报刊开设散文专栏,其内容从文学到艺术,从建筑到足球,从吃喝玩乐到《红楼梦》研究,无所不涉,无施不可,且出手快捷,倚马可待。刘心武散文的急就章风格,注定了他追风逐时、媚俗猎奇的写作倾向,久而久之,作者必然沦为一架浅薄无聊的写作机器。刘心武的做法,也是当今不少文坛名家的做法,其结果都是一样的:这种不加节制的写作,严重地损害了散文的名声,也损害了名家的形象。但一些作家根本认识不到这一点,良好的名人意识,使得他们在自我膨胀中渐渐拥有了无法无天的特权意识,生成了一种谁与争锋、其奈我何的霸道心理。个别文坛名流,表面上以“宽容”、“费厄泼赖”标榜,骨子里却以大师自居,容不得他人半点批评,尤其愤愤然于那些“小人物”对自己的批评,念念不忘于批评者的等级问题,为此而不惜撕破脸皮,在一些散文随笔中对批评者实施以牙还牙式的攻讦,显示出“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眠”的狭窄心胸,全然忘记了人之为人应有的谦逊与温和、雍容与大度。例如,有人著文对当前的散文热、随笔热提出批评,触到了一度沉迷于炮制休闲类小品文的王蒙痛处,王蒙便在随笔《沪上思絮录》中反击说:

 
关于支点 · 在支点工作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帮助中心 @2011支点文学网 http://www.zhidianwenxu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站点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