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点,撬起青春、激情和梦想 用户注册 | 用户登录 | 设为主页 2017年08月22日  
支点关注 学术对谈 学人专访
 

陈平原教授访谈:中国大学改革,路在何方?

2012-01-12 18:09 来源: 作者:陈平原 阅读:3671
| 更多

 

陈平原教授访谈:中国大学改革,路在何方?

---让校园重归平静

 

 

好大学在“大楼”与“大师”之外还必须有“故事”

《书城》:您对中国大学的历史和现状有过不少著述和发言,实际上也产生了不小的影响。不过,您所表现的好像不只是通常知识分子对社会公共问题的关注,或许可以说您的关注中还包含着某种学术爱好,您自己有这种意识吗?在您看来,关于大学问题的探讨是否有可能(或是有理由)发展成为有别于一般教育学的专门学问,譬如就像文艺学、建筑学、药理学那样成为一门“大学学”?

陈平原:十五年间,虽说不时涉足大学话题,可删繁就简,归纳成集,也就这次由北大出版社刊行的《老北大的故事》(增订本)、《大学何为》、《大学有精神》三书了。此前的相关著述,或不再重印,或转入他书。按说是成果有限,不过在他人眼中,我俨然已从“文学史家”变成了“大学史家”。只有一字之差,很轻易“形近而讹”,但自己心里明白,我之谈论“大学”,依旧还是“爱美的”(Amateur)。这么说,不是故作谦虚或妄自菲薄,而是别有幽怀。因为,我心目中的“教育学”,不仅是一种专业,更是一种知识和情怀。

以高等教育为例,大学里的日常治理、经费筹集、教学方法等,都很重要,但不是全部。在我看来,“大学”作为一种教育形式、一种社会组织、一种文化精神,本身就值得仔细阅读、欣赏、品味、质疑。“大学”并非凝定的实体,不可能纤尘不染,而是一个有呼吸、有血肉、有生命的组织形式。读书人在“钻研学问”之余,最好连带“阅读大学”。换句话说,不仅接受学校里传授的各种专门知识,还把学校传播知识的宗旨、目标、手段、途径,作为一种特别的“文化”来加以反省,而不是盲目地接受。我们都知道,各种各样的专业知识,既是人类探索真理的结晶,也是在类似大学这样的组织形式中,一步步被酝酿、构造出来的;当它成为一门特定科目时,尤其如此。在这个过程中,“大学”本身参与到知识生产及传播的全过程,其间的是非曲直,它都必须承担责任。

这样来思索“大学”,就不仅仅是传统意义上的社会科学,而必须引入人文学的视野和方法。我自己的体会是,从思想史、学术史、文学史、文化史以及教育史的角度谈论“大学”,不仅仅是拾遗补缺,其越界思索与表述,说不定有重大发现。我自己的“大学研究”,不同于教育官员,不同于大学校长,不同于教育学家,也不同于“愤青”或媒体记者。我的特点是关注中国问题,兼及理想性与操作性;强调古今对话,在历史与现实的碰撞中展开论述;怀疑“接轨说”,侧重对于传统书院的体悟以及百年中国大学的阐释。说到底,这是一个“人文学者”眼中的兼及历史与现实的“中国大学”。

在我的诸多论述中,唯一被广泛接纳的是:好大学在“大楼”与“大师”之外,还必须有“故事”。这几年,谈论大学的书籍,纷纷从硬梆梆的论说与数字,转向气愤淋漓的人物和故事,跟我的“开风气”之作不无关系。以致现在各大学编校庆读物,都会格外关注“大师”的表彰,以及“大学故事”的讲述。可以这么说,此举起码让大家意识到,大学不是一个空洞的概念,而是一个知识共同体,一个由有血有肉、有学问有精神的人物组成的知识共同体。关于大学历史的讲述,不一定非板着面孔不可,完全可以讲得生动活泼。从“故事”入手来谈论“大学”,既怀想先贤,又布满生活情趣,很符合大众的阅读口味,一时间成为出版时尚。可书一多,鱼龙混杂,做滥了,也会讨人嫌。

 

更多>>文学界

 

更多>>非文学界

 
关于支点 · 在支点工作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帮助中心 @2011支点文学网 http://www.zhidianwenxu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站点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