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点,撬起青春、激情和梦想 用户注册 | 用户登录 | 设为主页 2017年08月21日  
世界名著 古代经典 现代名作 当代新典 港台精品 经典文句 时文撷英
 

论《再别康桥》的双重告别主题

2012-01-15 10:29 来源: 作者:范伟 阅读:4724
| 更多

    内容提要:在徐志摩《再别康桥》的各种英文译本中,第三节的青荇一直无译,根据这个现象,本文经过详细考证,发现康河并无青荇,青荇是诗人精心虚构的一道康河景观。由于青荇和林徽因原名在《诗经》里有着共同的渊源,因此,这一虚构给诗歌增加了林徽因因素,诗人告别康桥,同时也是在告别并缅怀和林徽因在康桥经历的那段爱情,是双重告别主题。这一发现,从根本上解决了长期存在的有关《再别康桥》主题的争讼,并使诗歌释放出更为丰富的审美空间,呈现出全新的艺术境界。

    关键词:青荇  咏物诗  爱情诗

    徐志摩的《再别康桥》发表已逾八十载,但对这首诗的解读热情似乎最近几年才开始释放。上世纪九十年代,关于《再别康桥》的研究文章每年约三四篇,但从新千年开始,每年的论文数量忽然增加到二十多篇,个别年份达三十多篇,从其在徐志摩研究所占的比重来看,可以说,没有一个领域能够和对《再别康桥》的研究相颉颃。但遗憾的是,这些解读“有效分析非常稀缺”,[i]由此带来的问题是,一些本该形成定论的领域却依然悬而难决,突出的表现是对诗歌主题的定性上,至今还在“咏物诗”“爱情诗”“政治诗”三个观点上推轱辘,使得一些论争文章也成为浪费的论争。既然在诗歌“表现了什么”上都找不到准确定位,那么,在“如何表现”的分析上,也就难免沙上建塔。这一情况说明,虽然阅读了八十年,但迟至今日,我们还必须重新认识《再别康桥》。

    从题目来看,《再别康桥》要表达的主题可谓一目了然,它首先是一首表达别情的诗,其次这别情是对康桥的离情。也正因此,许多论者把这首诗看作是一首咏物诗,主要的艺术手段是写景抒情,其中比较有代表性的是余光中,在《徐志摩诗小论》中,余光中拿《偶然》和《再别康桥》相对比,指出,两首诗尽管所抒发的情感都是“貌若洒脱而心实惆怅”,但“《偶然》之惆怅乃因人而起,《再别康桥》之惆怅乃因地而生”,[ii]这种对比论述,完全排除了因其他因素产生别情的可能。诚然,因为“康桥的洗礼”诗人几乎“变气息,脱凡胎”(徐志摩《吸烟与文化》),对于这样一块寄托了自己全部人生理想的再生之地,诗人因为远别而产生别情及诗情可谓理所当然,事实上,这也不是诗人第一次以康桥立意命笔。而在诗中,我们也看到许多具有康桥地方特征的自然风物,如“金柳”、“榆荫”、拜伦潭等,看到在康桥环境下诗人点篙撑船自由、潇洒的风姿,这些,在徐志摩其他取材于康桥的诗文中都曾一再提及。不过,尽管如此,把《再别康桥》的别情完全归之于康桥,仍然值得商榷,因为,既然这离情因康桥而生,那么,最起码的一点,这首诗中所表现的康桥景物就应该是真实的,然而事实却并非如此,比如,“软泥上的青荇”之“青荇”。“青荇”即“荇”,又称“荇菜”,朱熹《诗集传》云其“根生水底,茎如钗股,上青下白,叶紫赤,圆茎寸余,浮在水面。”[iii]这一描述和《十三经注疏》中陆机的《疏》基本一致,后来的《康熙字典》也沿袭了这一描述。但和这一描述相比,《再别康桥》里的“青荇”有许多不符。首先,《再别康桥》里的“青荇”叶子没有“浮在水面”,而是“油油的在水底招摇”,即根叶全长在水下的。其次,更重要的是,康河里的水深大大超过了“荇”的生物性要求,朱熹说荇“圆茎寸余”,不过“钗股”般大小,如此,如果叶子要漂浮在水面,就只能生长在浅水里,但康河的水却深得可以“

 共5页 下一页 1  2   3   4   5 
 
关于支点 · 在支点工作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帮助中心 @2011支点文学网 http://www.zhidianwenxu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站点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