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点,撬起青春、激情和梦想 用户注册 | 用户登录 | 设为主页 2017年08月21日  
世界名著 古代经典 现代名作 当代新典 港台精品 经典文句 时文撷英
 

王国维的“古雅说”与中西诗学传统

2011-11-12 16:47 来源:http://www.literature.org.cn/Article.aspx?id=65006 作者:罗钢 阅读:5082
| 更多
内容提要 王国维的“古雅说”与中西诗学传统的关系如同一枚铜板具有不可分割的两面,其中一面是康德、叔本华为代表的西方天才理论,另一面是以南宋典雅词派为代表的中国古代词学中尚雅的审美传统,离开了其中任何一面,都不会有“古雅说”的提出。从理论渊源上看,王国维的“古雅说”植根于以康德美学为代表的西方天才理论,但王国维建构“古雅说”的目的,是企图对中国古代词学的雅化传统进行颠覆和重估,因此尽管中西两种诗学都参与了“古雅说”的建构,但前者是以“理论”,后者是以“材料”的身份介入其中,二者并不是一种平等参与的对话关系。正是由于王国维对西方天才理论的所谓“普遍真理性”缺乏必要的反省,导致他在跨文化阐释中的失误。
关键词 王国维 古雅说 南宋词 康德美学
 

                                    一

    1907年,王国维发表《古雅之在美学上之位置》(以下简称《古雅》)一文,郑重地将“古雅”作为一个独立的美学范畴提出。无论是回顾中国古代诗学还是西方诗学的历史,王国维提出的“古雅”范畴都是十分独特的。在西方诗学中,从未出现过一个与“优美”、“宏壮”相并列的,名为“古雅”的美学范畴。①在中国古代诗学中,“古雅”是一个习见的词语,但它与王国维提出的“古雅”观念又是南辕北辙的。那么,王国维究竟是在什么理论基础上建立起他的“古雅”学说的呢?

    回答这个问题并不困难。在这篇论文的开头,王国维对“古雅”作了一个明确的界定:“美术者,天才之制作也。此自汗德(康德)以来百余年间学者之定论也。然天下之物,有决非真正之美术品,而又决非利用品者。又其制作之人决非必为天才,而吾人之视之也,若与天才所制作之美术无异者。无以名之,名之曰‘古雅’。”②这段话清楚地告诉我们,王国维的“古雅”范畴是在西方知识谱系之中,主要是依据康德美学建构起来的。

    在《判断力批判》中,康德从四个方面规定了美的特质,其中尤为重要的是第一和第二点,即质与量二者。从质的方面看,美的特点在于不涉及利害计较。康德说,“一个审美判断,只要是掺杂了丝毫的利害计较,就会是很偏私的,而不是单纯的审美判断。”③而从量的方面看,尽管审美判断是单称判断和主观判断,但它仍然具有普遍有效性。用康德的话说,“美是不涉及概念而普遍地使人愉快的。”④王国维正是依据上述两种标准来确定“古雅”的性质。他在文章中说,“美之性质,一言以蔽之,曰可爱玩而不可利用者也。”⑤“古雅”也具备这种“无关于利用”的性质,它能“使吾人超出乎利害之范围外,而惝恍于缥缈宁静之境”。⑥在这一方面,“古雅”与康德所谓“优美”、“宏壮”等审美经验是一致的。但在另一方面,“古雅”与“优美”、“宏壮”又有本质的差异。康德认为审美判断具有普遍性,这种普遍性不是客观的(即不是对象的一种属性),而是主观的(一切人的共同感觉),即所谓“人同此心,心同此理”,所以审美判断是一种先天的普遍的必然判断。王国维对康德这一观点有清楚的了解,他在文章中写道:“优美及宏壮之判断只为先天的判断,自汗德之判断力批评后殆无反对之者,此等判断既为先天的,故亦普遍的必然的也。易言以明之,即一艺术家所视为美者,一切艺术家亦必视为美,此汗德之所以于其美学中预想一公共之感官者也。”

 
关于支点 · 在支点工作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帮助中心 @2011支点文学网 http://www.zhidianwenxu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站点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