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点,撬起青春、激情和梦想 用户注册 | 用户登录 | 设为主页 2017年08月21日  
学术前沿 国内文坛动态 国外文学动态 出版动态 作家新闻
 

关于王维李白山水诗比较的商榷

2011-11-12 13:24 来源:http://www.literature.org.cn/Article.aspx?id=66214 作者:张家琪 阅读:4159
| 更多

  我读了王志清《纵横论王维》(修订本),着重看了其中的第五章第二节即“情缘天籁的诗性呈象:与李白比较”,感到对唐代两位大诗人的比较,是用了“新”尺度。书中一些观点,我难以接受。我水平有限,考虑再三,谨提出个人看法,敬祈专家作者和读者指正。

 

一、与史料不符

 

《纵横论王维》(修订本)第五章第二节的开端,有个简短的说明:“王维与李白最大的可比性在于他们的山水诗上。”“王维与李白一生在山水诗上均投以极大精力,且都获得了极大成功。非常有探讨价值的是,二者山水诗风格歧异两极,一个冲和淡远,一个则清雄瑰奇,表现出大相径庭的美学趣味,各自代表了一个完整的审美创造模式,而又以两种迥然有异的美学形态生动地表现出盛唐面影,成为盛唐之正音。”【2】这个论述对王维李白都作了极高评价。但作者在比较方法上独出心计,书中说:“我们的不少研究,习惯于、也热衷于在时代精神上发微,寻找诗人风格的成因,这似乎并不错。”作者用“这似乎不错”含混的字眼,对山水诗的时代精神打了问号。作者说:“二诗人的主要创作活动时期和诗歌创作高峰,都是在最能代表盛唐精神的开元年间。从时代上来求解二者风格的成因,则很难自圆了,更不用说获取可靠的结论。”【3】并引用歌德的话:“一个作家的风格是他内心生活的准确标志。”转了一个圈子,无非是否定时代精神。让“内心生活”作为比较王维李白山水诗指南。我认为时代精神和“内心生活”对诗人来说是有密切关联的,可以统一,舍此就彼是主观片面的。时代精神是李白山水诗一个强项,作者所以这样做,是不言而喻的。

 

书中比较王维李白山水诗的第一部分小标题是:“醉”、“醒”判然的生命状态。论述首先说:“诗人在人世间的人生态度,不外醉、醒两种。美学家宗白华先生在其《艺境》一书中指出:‘诗人善醒,他能透彻人情物理,把握世界人生的真境实相,散播着智慧,那由深心体验所获得的晶莹的智慧。’他认为:‘诗人更能醉,能梦。由梦由醉,诗人方能暂脱世俗,超越凡近,深深地坠入这世界人生的一层变化迷离、奥妙惝恍的境地……”[4]宗白华的这番话,表述诗人创作时两种心态,却被王志清拔高为“一种人生境界”、“一种审美态度”。为把“醉”、“醒”两种生命状态说得充分,书中很牵强地从政治失败上找原因:“王维与李白二人也自然找不到比山水更适合温存失败之心的途径。这两个政治失败者和山水癖好者,因为失败性质上的不同,在与山水的关系上也表现出极大的差异。”【5】既然王维李白都特别热爱山水,为什么还说“在与山水的关系上也表现出极大的差异”呢?说李白“被强性推入山林的”更不能自圆其说。如果王维官运亨通,他能长期呆在山林吗?可见也有外来原因。说“李白往往只凭一时的热情而轻率行事,缺乏理智的清醒。”更是武断。李白有失策的时候,如从璘事件。不能把个别说成一般,把现象看作实质。李白《远别离》的对皇帝失权告诫是在安史之乱之前,何等明智。

 

说李白“被强性推入山林的”的观点有违于史料。刘昫《旧唐书文苑列传》云“李白 ……少与鲁中诸生孔巢父……等隐于徂徕山,酣歌纵酒,时号竹溪六逸。天宝初,客游会稽,与道士吴筠隐于剡中。”宋祁《新唐书文艺列传》云:“李白……十岁通诗书,既长,隐岷山,州举有道不应。……更客任城,与孔巢父……居徂徕山,日沉饮,号竹溪六逸。天宝初,南入会稽,与吴筠善。”

 
关于支点 · 在支点工作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帮助中心 @2011支点文学网 http://www.zhidianwenxu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站点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