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点,撬起青春、激情和梦想 用户注册 | 用户登录 | 设为主页 2017年08月22日  
世界名著 古代经典 现代名作 当代新典 港台精品 经典文句 时文撷英
 

一部新发现的咏《红楼梦》力作 ——《甄女词》读解

2016-11-30 10:03 来源: 作者:夏薇 阅读:497
| 更多
内容提要 《红楼梦》的传播、接受史是一个文学史上的奇观,而“题红”、“咏红”诗则是奇中之奇。题咏之中,还有一种集句诗也令人刮目相看。尤为难能可贵的是,有人竟以诗中难度最大的七律体集成130首大型组诗,雍容华贵地歌咏、评说小说《红楼梦》,而且别出心裁地以书中次要人物香菱为见证、象征与线索,写得扑朔迷离、含蕴厚重、哲思悠悠、气象万千。这就是新发现的《红楼梦》评论中诗评的力作——《甄女词》。
关键词 《红楼梦》 题红诗 集句诗 《甄女词》
一、研究背景:题红诗


《红楼梦》是中国古典小说的巅峰之作,研究、评论、欣赏的论文、专著和各种笔记、品题、评点文字数以万计,真正是汗牛充栋。其中,“题红”、“咏红”的诗词作品数量尤为惊人。据一粟《红楼梦资料汇编编辑说明》说,仅乾隆至“五四”大约160年间,“把有关《红楼梦》的续书、戏曲、专著、诗词等等的卷首题词,以及追和《红楼梦》原作的诗词剔除不计,至少还有三千首”,“在中国古典小说名著里面,没有再比《红楼梦》拥有这末数量丰富的歌咏的了。”[1]


一部小说,拥有如此洋洋大观的歌咏,实在是古今中外绝无仅有的盛况。


如果说中国古典小说《红楼梦》是世界文化史上的奇观,那么也可以说《红楼梦》的传播、接受史也是一个文学史上的奇观,而“题红”、“咏红”诗则是奇中之奇。


不仅如此,题咏之中,还有一种集句诗也令人刮目相看。这种不用词语而全用前人成句为基本部件结构而成的诗,本来就含有高级文字游戏的因素,作为文人雅戏,从来没有普及到题咏小说的程度。而《红楼梦》一问世,很快成为超小说,遂使文人雅士相视而笑,兢相命笔。如《红楼梦资料汇编》卷五录存《梦痴说梦集古诗》11首便属此类,别具情趣,颇有可观。于是,题咏《红楼梦》的集句楹联、绝句,乃至长短句,如花绽开,自成气象。


尤为难能可贵的是,有人竟以诗中难度最大的七律体集成130首大型组诗,雍容华贵地歌咏、评说小说《红楼梦》,而且别出心裁地以书中次要人物香菱为见证、象征与线索,写得扑朔迷离、含蕴厚重、哲思悠悠、气象万千。岂不是“奇外无奇更出奇”吗?这就是《甄女词》。


《甄女词》清代刊本,页9行,行21字。首页首行题“红楼梦批本”。无作者署名,无任何印鉴。共收录题咏《红楼梦》集句七言律诗130首。


二、甄英莲与甄士隐


书前小序曰:


甄士隐女英莲,归于薛姓,遂名“香菱”。癞头僧所谓:“菱花空对雪澌澌”,金陵十二钗副册所谓:莲枯藕败,“根并荷花一茎香”也,是则莲也,菱也,藕也,荷也,观乎其根其叶,而盛衰荣落之变幻,具可见也。《红楼梦》一书,实以此始,亦以此终。盖《红楼》隐五行光里,元神而真假,而有无,似因天而立干;而金玉,而红绿,如随地以生枝。载观茫渺于空,功分叁两为数,通灵之数,位拟星辰。五出飞来,梅开香雪;七贤归去,竹醉深林。独步无双,史笔了九春之局;两全无弊,妙用占三春之先。造五凤其谁成,乞七巧而谁与?循乎天理,信一理之常伸;筦乎人情,任七情之纷见。自隐梦来,岂殊明用。稽疑已,爰集唐句成连环律诗百有二十章。始于“红楼”五章,次“真中假,假中真”十章,“有中无,无中有”十章,“金玉因缘”十二章,“红绿对开”十二章,“茫渺”三章,“空”二章,“石”十二章,“雪”五章,“林”七章,“春”九章,“史笔”一章,“妙用”二章,“三春”三章,“凤”五章,“巧”七章,“理”一章,“情”七章,而终于“梦”七章。命曰:甄女词。


由此序可知,《甄女词》是一部结构严密、规模宏大的集唐句咏红组诗。批卷展诵,意象宏丽,声韵悠扬,恍兮惚兮,如饮醇醪。如闻唐音噌吰,如见《红楼》闺帏。大似庄周梦蝶,竟不辨其为唐贤取《红楼》意象入咏乎,抑为《红楼》以唐贤诗绪织成乎?心醉神迷之余,惜其尘封高阁,阒然无闻于世,乃随笔书一隅之感于零纸,或窥云龙于一鳞,或尝鼎肴以一脔,或呈心香之一瓣,于“自将磨洗认前朝”之余,亦期倘有“刮垢磨光”之效焉。
 
关于支点 · 在支点工作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帮助中心 @2011支点文学网 http://www.zhidianwenxu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站点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