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点,撬起青春、激情和梦想 用户注册 | 用户登录 | 设为主页 2017年08月22日  
世界名著 古代经典 现代名作 当代新典 港台精品 经典文句 时文撷英
 

《女神一号》:“直男癌”的白日梦

2016-11-30 09:57 来源: 作者:郭晓寒 阅读:312
| 更多
    这是一个“直男癌”意淫的白日梦,“直男癌”是自恋狂和大男子主义的统称。他不需要女性有独立意志,不需要她有心思和情欲,他只要他需要的那部分,满足他欲望需求的那部分美好。他把女性割裂成他想要的单面人,这是他梦寐以求的“女神”。他根本不需要女性有灵魂,只需要像机器人一样做他爱欲的奴隶,这样就可以解除了世间所有情困。
一个千古命题

    冯唐为他的《女神一号》设置了一个吓人的口号:“给我一个周末,解你十年情困。”
因为叙事能力欠佳,作者就委婉地说自己想要简化,《女神一号》 被简化得就是一个普通三角恋的故事。“写的时候,我把故事尽量简化,人物尽量简化,两女一男:一女,理科城市女;一女,文艺城市女;一男,小镇理科中年屌丝男、天才科学家、精神病倾向、色情狂,相见,相吸,相互纠缠,相互纠缠到恩恩怨怨、生生死死,苦乐如常,不动如大地。”
这一只渣男和两味药渣女之间并不复杂的纠葛,承载着一个千古流传的两性命题,就是冯唐所说的:“希望通过这种简化,凸显现象背后的大毛怪,牵它出来,问问它,情为何物?”
往高处抬,它像一本当代变形版的《伤逝》。冯唐比鲁迅走得更远,鲁迅当年思考特殊的社会环境给男女婚恋带来的绝境。而冯唐思考的则是在如此开放宽容的环境下,男女关系由于两性自身,特别是女方的性别“劣根性”,还是难以愉快地相处。
当年鲁迅没能为子君找到出路,所以子君成了不合理社会下的爱情牺牲品,而冯唐小说里男性成了受害者,田小明找到的出路居然是潇洒地从高楼纵身一跃。
这种蹦极游戏是一个人逃避的姿势,也是一个人决绝反抗的姿势。
无论是坏的时代,还是好的时代,私奔之后又如何?和梦中的情人双宿双飞又如何?结局都一样,殊途同归。
太阳底下无新事,人性一点也不新鲜,人性是如此顽固而雷同,人性的困境依然没超越叔本华所说的钟摆律,欲望满足不了就痛苦,欲望满足以后就厌倦。
如存在主义哲学所思考的存在命题,鱼被限制了水源会痛苦,那给予鱼充足的水源它是不是就全完极乐无忧了呢?萨特曾在《禁闭》里做过这类人性试验,即使在一个封闭甚至真空般无干扰的环境里,没有刑具,没有烈火,人类依然互为地狱、互相折磨。“他人即地狱”,爱人也会变成地狱组成部分,再女神的情人也有疲惫厌倦的时候,再美好的爱人,也有你想要逃离的时候,古今皆然。这也是《女神一号》想解的千年之困吧。

如何女神?

《女神一号》那性感红唇半咬半开的封面设计,彰显的是具有这个时代特征的符号化欲望。情感和欲望被压缩、极简化,男人中心化的镜头只聚焦在那一抹唇形的鲜艳。这里的“女神”不再有高高昂起的头,普照万物的眼睛,也不再有举起的手以及火炬和《圣经》,女神甚至失去形象和轮廓,只剩下一个性暗示的符号。
作者以封底语表白了这本书的宏伟目标:“尽管无数人写了无数小说,关于爱情、婚姻、婚变,这些表象之后还是有大坨的人性没有被挖掘出来,于是有了这本《女神一号》。”他的意思是拨开表象的云雾,希望读者看到人性:“我想达到的目的是让大家意识到人性除了光明的一面,也有一些黑暗的一面。”
人性是复杂多面的,这个地球人都知道。那些隐秘的难以启齿的无以言表的部分,需要特殊的语词和故事去探索和触及。以文学故事的形式去探索两性关系的秘密,探索情欲背后的真相一直是文学永恒的命题,也是冯唐小说常见的主题。
冯唐自己多次承认,他的男主角总是和他及其朋友的现实生活具有某种互文性。都正值活得不耐烦的中年,不缺名利,不缺人脉,不缺物质和精神资源,不缺性与爱,这样的人生是不是已经很完美、了无缺憾呢?
《女神一号》 把中年男人的存在困境,浓缩为两性困境。那是由于造化赋予两性必然合作的本能,又给予他们根本诉求的巨大差异,这就注定了两性的纠缠与战争是人类亘古不变的宿命。
 共3页 下一页 1  2   3 
 
关于支点 · 在支点工作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帮助中心 @2011支点文学网 http://www.zhidianwenxu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站点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