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点,撬起青春、激情和梦想 用户注册 | 用户登录 | 设为主页 2017年08月21日  
支点关注 学术对谈 学人专访
 

不尽如人意:史学视域中的文学史

2016-03-23 09:18 来源: 作者:商昌宝 徐庆全 胡学常 阅读:1151
| 更多


 不尽如人意:史学视域中的文学史


【原文刊于《名作欣赏》2016年第3期】


商昌宝:很多作家及其创作不关注历史研究,已经是不争的事实。其实更令人惊讶的是,很多文学史家,其实也不怎么关心历史学界。现在已经出版的诸多文学史教材、研究著作中,基本史实错误百出,不忍卒读。甚至我觉得,有时候因为这种对历史的无知和漠视,甚至影响到他们对文学的审美判断。例如,作为经典作家,章诒和在当下一些文学史家的笔下,基本没有给予比较客观的评价,目前我所看到的这些文学史教材,对包括《往事并不如烟》、《伶人往事》的介绍极少,印象中朱栋霖主编的教材中提到过。这种怪现象的原因,一方面是文学史家们的文学鉴赏能力变态、畸形,不把这两部作品当成文学来看;一方面当然也是一些文学史家因为某种原因而不得不忍痛割爱。

 

徐庆全:我觉得你的这个表述是不错的。好多写作文学史的人是不靠谱的,我给你的《茅盾先生晚年》写序的时候表达了这样一个观点:中国有一种史最难写,就是文学史,因为中国的文学史是和政治紧紧地结合在一起的。左翼文学兴起的时候,苏联的东西拿过来,以后就是用苏联的社会主义现实主义来塑造中国文学的。到了延安时期,领袖在那个著名的座谈会上的讲话中说,你如果是革命作家就歌颂革命根据地吧,反革命作家就暴露黑暗面吧。这种非此即彼的标准就要求作家按政治现实来写作,所以每个作家都是政治线中的一员。通俗的讲,在延安时期就形成了这样的传统,每位作家都是宣传干部,包括丁玲的转向,萧军的逃跑,这都跟政治关系密切。所以要写一部文学史,它实际上就是政治史中的篇章,或者说是中共党史的篇章,但我们的文学史写作者,都没有真正学过历史,所以写出来的很多东西,让史学界的人看不起。我觉得,所谓的现、当代文学史的写作,仅靠各大学中文专业的人去写,靠社科院文学所去写,难免不出问题,应该叫中共党史研究室的人参与,这恐怕是比较靠谱的。

 

商昌宝:是,在这点上,现在的很多文学史研究者,仍停留在教科书阶段,知识固化,以至于顽固到缺少基本的反省和反思。比如钱理群、温儒敏、吴福辉的《中国现代文学三十年》中随处可见什么“两千多年封建帝制”、“封建王朝大一统”、“帝国主义列强暂时放松了对中国的侵略”、“帝国主义统治下,中国民族工业是永远得不到发展的,半封建半殖民的中国”等,完全不是学者在说话,意识形态化的痕迹太明显,简直可以说是近代史教材在文学史领域的翻版;程光炜、刘勇、孔庆东等编写的《中国现代文学史》(北京大学出版社),第九章里就有这样大言不惭的话:“由于自身的粗浅虚妄和在迅猛轰击之下的孤立无援,‘民族主义文艺运动’很快土崩瓦解。”稍微了解一下民国史和民族主义运动的人就知道,民族主义文艺运动不但持续时间很久,而且声势很壮大。当然,很多文学史家在史观上出了严重问题,文学史写作中也大量存在背离史实的问题,所谓的现代文学史也好,当代文学史也罢,真是伤痕累累,满目疮痍。

 

 

胡学常:我觉得,主要是学风出了问题。搞文学研究的人没有经过很好的史学训练,尤其是传统史学的训练,以至于文学史的写作出现这么大问题。比如说要写当代文学史,不去先进行史料的收集、考辨,然后再作阐释。没下这个功夫,怎么能行?放眼望去,我们的当代文学史家很少有人下这个功夫。几种当代文学史,我所见到的,洪子诚的《中国当代文学史》,要稍好一点,可能影响最大的也是这个本子。陈思和的那本《中国当代文学史教程》,问题就很大。这个研究团队对历史几乎没有什么研究,玩票都算不上。因为没有经过史学的专题研究,只是把历史当作文学的背景了解一下,所以,一些观点完全不能成立。比如说,这本“教程”有一个关键词,叫做“战争文化”,它就想当然,认为抗战以来形成了一种新的“战争文化”传统,这是“战争外力粗暴侵袭的产物”,毛泽东以“讲话”为代表的文艺思想,正是由这个“战争文化”所锻造,而与“五四”启蒙主义的文化传统发生冲突。这两种文化传统的相互关系,尤其是彼此间的冲突,极大地影响了

 

更多>>文学界

 

更多>>非文学界

 
关于支点 · 在支点工作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帮助中心 @2011支点文学网 http://www.zhidianwenxu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站点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