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点,撬起青春、激情和梦想 用户注册 | 用户登录 | 设为主页 2017年08月21日  
当代散文精华 现代短篇小说选萃 鲁奖文库 现代散文精华 新诗库 当代短篇小说精萃 外国短篇小说选萃
 

渭河是一碗汤

2015-09-07 13:30 来源: 作者:秦岭 阅读:685
| 更多

渭河是一碗汤

秦岭

 

当我相信它是一碗汤时,我已离开了它,却从此有了故乡。

 

“他要了五分钱的一碗汤面,喝了两碗面汤,吃了他妈给他烙的馍。”这是初中时从课文《梁生宝买稻种》里读到的一段话,一种感同身受的强大气息吸附了我,但随之而来的文字仿佛又把我推开:“渭河春汛的鸣哨声,在人们不知不觉中,增高起来了。”罢了!活该自作多情,像这种与河流有关的信息,怎会与我有关呢?儿时远离河流的干旱之苦,让我对形同传说的河流天生敏感。第一次知晓,传说中的渭河,原来还在人间。

 

始知渭河,源自少时读《山海经》:“夸父与日逐走,入日,渴,欲得饮。饮于河、渭,河、渭不足,北饮大泽。”河,指黄河;渭,指渭河。渭河居然与黄河齐名,该有多长,有多大啊!

 

我忍不住向一位学长求证:“渭河,离我们这里远吗?”

 

“远着哩,真正的渭河在陕西,那是大地方,能不远嘛。外边很大,咱这里很小。”

 

“那……陕西在哪里?”

 

“没去过。”学长反问,“你以为课本里的渭河就是咱这里的渭河啊?”

 

逻辑似乎是:陕西、甘肃各有一条渭河,二者本不相干。尽管这样的答疑明显带有对我的不屑,却让我意外获知,甘肃原来也是有渭河的,这让我宿命地感到自己作为甘肃人的局限和迟到。后来在天水读师范,得悉不少甘谷、武山、北道的同学家在渭河之畔,这让我好奇得不行。陕西的渭河无缘一见,“家门口”的渭河无论如何要一睹真容的,不为梁生宝,为自己。1987年,我和甘谷同学李文灏相约去十几公里外的北道看新落成的渭河大桥,我没有告诉他我内心的秘密:我的目标不是桥,是一条河:渭河。

 

“家门口”的渭河果然很大,比故乡山脚下的藉河大多了。我问李文灏:“这条河流向哪里?”

 

“大海。”

 

这样苍白的答案,他也说得出口。百川归大海,海再大,岂能大过期待与内心。

 

“我指的是下一站。”

 

“……”

 

在很多这样的未知里,我在关山阻隔的故乡摸索到了成年。上世纪八十年代末吧,世界各地的华人仿佛如梦初醒,纷纷千里迢迢赶来天水参加公祭伏羲庆典仪式,理由只有一个:诞生于天水境内渭河之畔的伏羲,在七八千年前的卦台山上,仰天俯地,观外察己,一画开天,启肇文明,成为三皇之首,百王之先。如梦初醒的,还有自幼在人文始祖香火和晨钟暮鼓里不明就里的我。原来,人间就一条渭河,它的根系,它的枝干之始,它的血脉之源,不仅在甘肃,就连发源地也在天水眼皮子地下的渭源县,渭源渭源,可不就是渭河的源头嘛!而我们村子距离渭河的直线距离,不到二十公里。当再次重温渭河两岸有关伏羲女娲、轩辕神农、秦皇汉武的种种传说、典故、民谣时,渭河突然变得更加陌生了,就像失散多年的爷俩突然路遇,更多的是惶恐和局促。原来世界并不大,别人拥有的太阳,也在我们东边的山头升起,别人拥有的月亮,也照样在我们树梢挂着。重要的是,中华民族人文的太阳,它不是从东部的海上升起,而是从西部渭河的万古涛声中孕育、分娩、繁衍、扩散……

 

仿佛一觉醒来,我在渭河的远与近、大与小和它与生俱来的神秘性里流连忘返。难道渭河刚刚从渭源鸟鼠山奔涌而出,就是这等818公里的长度、134766平方公里的流域面积,并横穿八百里秦川从潼关扑入黄河吗?非也!500万年前,如今的渭河流经之地,居然是黄河古道,黄河从兰州向东,经鸟鼠山继而东行。从新生代开始,造山运动让秦岭抬升为陇中屏障,迫使黄河一个华丽转身蜿蜒北上,经贺兰山、阴山由晋北顺桑干河入大海。再后来,由于内蒙乌兰察布地区隆起,黄河转而南下直奔潼关。一位地理学家告诉我,黄河、长江的源头拥有很多天然内流湖泊和高原冰川,万千支流多有涵养水源。而渭河不是,作为黄河最大的支流,它的源头恰恰在“定西苦甲天下”的西部最干旱的地区,它一路走来,途径甘、宁、陕三省的

 共3页 下一页 1  2   3 
 

更多>>文学界

 

更多>>非文学界

 
关于支点 · 在支点工作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帮助中心 @2011支点文学网 http://www.zhidianwenxu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站点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