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点,撬起青春、激情和梦想 用户注册 | 用户登录 | 设为主页 2017年08月19日  
当代散文精华 现代短篇小说选萃 鲁奖文库 现代散文精华 新诗库 当代短篇小说精萃 外国短篇小说选萃
 

不速之客

2015-05-31 19:24 来源: 作者:孙频 阅读:1787
| 更多
孙频:不速之客

<选读>

【作家简介】孙频,女,1983年生,毕业于兰州大学中文系,现供职于太原文学院。2008年开始小说创作,发表中短篇小说一百余万字,部分小说被选载。

  大约晚上十一点钟的时候,又是三声敲门声从天而降;羞怯,笃定;敲在门上像落进了一只空桶里,那回音一落进去就迅速破土而出,直长得蓊郁妖娆,阴森森的爬满了整间房子。

  苏小军扯开被角翻身坐起,紧张恼怒地盯着那扇门。三声敲门声无声无息地落下去了,空气里出现了一段短暂的空白,然而,这空白倒像是一只紧闭的柜子立在他面前,有装满了敲门声的嫌疑,似乎只要他一打开,它们就会立刻占领他的整个房间。一定又是那个女人。他下床,光着脚轻轻走了几步,无声地把灯关掉了。然后,他赤着脚戳在黑暗中,静静地等待着。果然,一分钟之后,又是三声同样质地的敲门声响起。笃。笃。笃。苏小军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他从最下面的门缝里窥到了楼道里一线昏暗的灯光和那个正守在门前的影子,那影子也一动不动,像是本来就长在他门口的一株植物。

  又是几秒钟的空白,门外的影子不动,门里的苏小军也不动。虽然身体没动,苏小军却觉得他整个人都被一口气提起来了,正悬在空中。他等待着一秒钟之后再次拔地而起的敲门声。果然,又是三声敲门声。只是比刚才烦躁了些,急促了些。苏小军发现自己居然还是一动没有动。在那一瞬间,他都有点惊讶于自己的残忍了,他居然能在九声敲门声后还呆在屋子里装死,只是为了不让门外这个女人知道他在里面。

  屋里的这团黑暗比外面的夜色更加坚硬,盔甲一样裹着他,让他闻到了一种生铁的味道,还有一缕细若游丝的血腥味。他有些恐惧,但这恐惧里还夹杂着一种奇异的快乐。他看着自己的那双手,在黑暗中,它们看起来面目模糊,安详残忍。

  就在这时候,他的手机忽然响了,该死,他忘记关机了。就在他扑到床头要摁住活蹦乱跳的手机音乐时,门外的人已经听到了。一阵猛烈的敲门声倾巢而出向那扇门砸过来,这样再砸下去所有的邻居都会被砸醒,大家披着睡衣揉着眼睛出来看热闹,说不定还会有人报警。他知道,如果今天不开门,她会一直砸门砸到天亮。这个可怕的女人。他扔下手机走过去,开了门。屋里还黑着灯,猛一开门,他有些不适应楼道里的灯光,然后他眯着眼睛看到了灯光夹裹着的那个女人,她身上披着一轮光晕。果然是纪米萍。她敲第一声门的时候他就知道是她了。

  除了她还有谁会在深夜里死不罢休地敲他的门?

  他站在那扇门里,像个邪恶的门童一样守护着背后满满一屋子的黑暗。借着黑暗的庇护,他仔细地打量着她。她头发散乱,眼角泪痕未干,就着灰尘和成了两粒黑色的眼屎,肩上又背着那只鼓鼓的黑色大挎包。肯定又是坐火车长途跋涉过来的,和以往每次都没什么不同。她终于敲开了门,却不敢与他对视,仿佛刚才敲门的是另外一个人。她歪着一只肩膀,那只包可能太重了,扯着她的肩膀,露出了一只黑色的胸罩带,她也不打算把它收进去。她歪着肩膀低着头站在他面前,一缕油腻的头发垂下来遮住了她的眼睛。

  这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了,每次都这样,她事先连个招呼都不打就跑过来找他,坐七八个小时的火车,如果买不到坐票,她就一路站到太原来找他。然后,她就站在他门口一遍一遍开始敲他的门,如果他真的不在,她就在他家附近找个最便宜的小旅店住下来,几天几夜安营扎寨专职等他。以至于他每次一走到楼下就有一种踩上了蜘蛛网的恐惧感,同时又生起另外一种感觉,要是不撞到这网上又有点对不起她,因为这蛛网是专门专心为他布下的。

  他阴沉沉地立在那里不说话,她也不动,以固定的姿势垂着眼睛,只让自己躲在那缕油腻头发的门帘后。那只大包正从她肩膀上往下滑,每滑一次便把她的衣服往下扯一点,仿佛地下有什么神秘的力量正把那只包连那只胳膊拉向深渊。她不抗拒。渐渐的,她的整个肩膀都露出来了,她上身偏胖,肩膀本有些肥腻,又箍着那根黑色的胸罩带,倒也有几分萧条的肉欲。她似乎是在以此刻意提醒他,衣服下面,这衣服的下面还有别的,好比超市的货架,你要用什么随时可以来拿。他盯着那肩膀心里一酸,叹了口气,往后退了一步,说了声,进来吧。

 

更多>>文学界

 

更多>>非文学界

 
关于支点 · 在支点工作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帮助中心 @2011支点文学网 http://www.zhidianwenxu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站点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