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点,撬起青春、激情和梦想 用户注册 | 用户登录 | 设为主页 2017年08月19日  
支点关注 学术对谈 学人专访
 

娄烨的真实

2014-12-19 12:06 来源: 作者:张雪辉 阅读:398
| 更多

娄烨的真实

最先接触《推拿》是濮存昕主演的电视剧版,然后才看到了小说与电影。电视剧有着一贯昂扬奋斗、积极乐观的大方向,现在看来,与电影和小说都相去甚远,但是剧中一众盲人所展现的世界还是给我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看完电影和小说,感觉五味具杂,想说点什么又不知从何说起。因为电影是群戏,小说是群像,所以每个人都有故事,每个人都是故事。直到想到这次研讨会的主题:盲与不盲——我们认识世界的边界,我才开始认真思考这个问题。

当机械的旁白女声报出电影名、导演等开场字幕时,我觉得非常诧异。但是彼时我根本还没有沉下心去认真看电影,并且我从未深入思考过盲人的世界。我们直到看完电影,直到回去的路上,直到坐在桌前面对一张白纸开始思考,我才恍悟。娄烨是以这样一种方式在言说,这是一个盲人的世界,就像电影中小马被打后的那段摇晃的镜头,也只有这两处才让一个健全如我们的人稍稍体会一下盲人的感觉。然而,就像一篇影评中说的那样,这依然只是一部关于盲人的电影,而不是一部给盲人看的电影。那么问题也就随之而来,我们健全人眼中的世界是什么样的,盲人眼中的世界是什么样的,健全人是如何看待盲人的,盲人又是如何看待健全人的?盲与不盲,认识世界的边界又在哪里?在这个问题上,娄烨与毕飞宇都给出了不错的答案。相比于电视剧的温情励志与不得不温情励志,人们对电影有着更多的期待与要求。娄烨没有温情励志,也没有同情怜悯,甚至是有些血腥残暴的,即使有看似小团圆的结局与日常化的点滴温情,但从总体上看,娄烨还是讲述了一种“有雨有晴,但更多的是灰沉沉的阴天”这样一种真实。就像影片中沙复明背诵的两首诗写得那样:如果有来生,要做一棵树,站成永恒。没有悲欢的姿势,一半在尘土里安详,一半在风里飞扬;一半洒落阴凉,一半沐浴阳光。非常沉默、非常骄傲,从不依靠、从不寻找。另一首《黑夜的献诗》,其实他们才是黑夜的献诗,“天空一无所有,为何给我安慰”“黑夜一无所有,为何给我安慰”。这个电影一定让人们对这两首诗有了更多的感动,也通过这两首诗让我们对盲人有了更多一点的感受。这就是盲人的世界,这就是娄烨的真实。

娄烨不仅在讲述健全人眼中的盲人世界,也在思考盲人眼中的健全人。影片中部旁白说,健全人对于盲人来说是一种神灵般的存在,盲人对于健全人的态度就是健全人对待神灵的态度。盲人与健全人一样是世界的主体,但由于数量与身体的缺陷而导致他们成为弱者,一句“自食其力”就是他们所有的结果。但其实健全人也一样,在变幻莫测的命运面前,所有人都是盲的,都是看不见的。并且健全人因为能“看到”,反而有了许多的限制。盲人对于健全人及其世界视若神灵,健全人不也对宇宙的未知视若神灵,从这个角度上说,盲与不盲,其实是平等的。

 

更多>>文学界

 

更多>>非文学界

 
关于支点 · 在支点工作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帮助中心 @2011支点文学网 http://www.zhidianwenxu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站点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