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点,撬起青春、激情和梦想 用户注册 | 用户登录 | 设为主页 2017年08月19日  
支点关注 学术对谈 学人专访
 

《推拿》电影观后感

2014-12-19 12:05 来源: 作者:熊珩羽 阅读:495
| 更多

《推拿》电影观后感

当代文学 熊珩羽

小说《推拿》是以人物为章节,每章聚焦一个人,从他的视角来展开描写。推拿院里人物众多,盲人是一群,健全人是一群,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而电影如何将故事一一展现,平衡戏份又不失深度,这就需要一个汇聚点,那就是爱情。小马对“嫂子”小孔的痴迷,小马与小蛮的爱情,金嫣对泰明的爱情,沙复明对“美的化身”都红的偏执,王大夫与小孔的爱情,他们几个人的情感走向构成了电影故事的主干。

    跟正常人不同,盲人靠触觉、听觉、嗅觉、冥想来感知和传达的情感体验,“这是嫂子的味道”、“我看到了时间的真相”、“我在你身上闻到了危险的气息”、“你跟红烧肉一样好看”,在电影里,我们看到小孔的扮演者外貌并不出众,但是却和帅大叔郭晓东有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情,甚至还深深吸引了会所里最年轻最帅的小马。而小马也拒绝了“所花”都红,最终选择了妓女小蛮。明眼人会以外形美丑来判断相不相配,但是作为盲人,美或是不美,倒不如身上迷人的气息。正是这样,这种无明的盲爱将爱回归到了最纯粹的形态,即心与心之间的沟通。置身于黑暗的世界,使他们更渴望爱与被爱,通过互相爱抚与陪伴来感受自己存在的意义。多才多艺的张一光通过与地位低下的发廊妹互动来宣泄感情;金嫣在视力即将全部失去的时候,为自己争取到了泰明的爱情;老王通过与小孔夸张的爱抚动作来平息不安;沙复明通过抚摸都红的脸来感受“美”,他对都红的痴爱其实是源于对“美”的偏执追求;“嫂子”小孔身上的女人味激起了幼年丧母的小马渴望被疼爱的欲望,甚至当着王大夫的面,小马仍然紧紧抓住“嫂子”的手不放。他们关于爱情的欲望看似如此天然而不懂约束,却也坚守着自己的道德底线。最终,张一光将最喜欢的小蛮让给了小马;老王用鲜血捍卫了自己的尊严与爱情;沙复明用一首反复吟诵的诗歌给自己的欲望送行;而小马则用抽打自己,来向跨界的欲望说抱歉。

    让人尊敬的是,导演娄烨小心翼翼的维护着盲人的尊严,用平等的眼光感受着盲人的尊严。从一开始以朗读形式出场的主创名单就第一时间让观众对盲人世界有了直观的认识。对此他说:“影片画外音这差不多是在模仿一个盲人声轨的状况,不但讲述了故事,还讲述了这部电影本身,这是一个关于盲人的故事,我希望盲人也能一定程度的“看到”这部电影,能了解电影的叙述流程。”影片中不断晃动的光影,带给我们似真似幻,似明似暗的感觉,这种展现盲人心理渴求的视觉外化的特别拍摄风格有着强烈的代入感,一下就拉近了我们与盲人世界的距离。并且在片中极度失望的小马意外的恢复了一部分视力,推拿中心解散后众人消散在人海中,却也有了自己的归宿,最终在民谣歌手饶十三缓缓的歌声中,小马轻轻的闭上了眼睛,电影定格在他对爱顿悟的笑容上,这些都流露出娄烨导演以往电影里风格里没有的难得的温情。盲人,盲的是眼,但是爱却让他们的心中有了光明,让他们在黑暗中看到了颜色。看完电影,也让我们重新珍视看得见光明的每一天。

总之,这是一部真正的诚意之作,良心之作。

 

更多>>文学界

 

更多>>非文学界

 
关于支点 · 在支点工作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帮助中心 @2011支点文学网 http://www.zhidianwenxu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站点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