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点,撬起青春、激情和梦想 用户注册 | 用户登录 | 设为主页 2017年08月19日  
支点关注 学术对谈 学人专访
 

有关《推拿》的几点感想

2014-12-19 12:00 来源: 作者:姜金丽 阅读:816
| 更多

   有关《推拿》的几点感想

          文学院    中国现当代文学    姜金丽

娄烨的电影推拿基本上是依照毕飞宇原著推拿拍摄而成无论是小说抑或电影真实地给我们讲述了社会边缘人——盲人推拿师的工作生活以及精神世界以下结合小说与电影谈谈自己的感受

小说与电影给我们展现的不是盲人们在具体生活细节上、基本生活能力上的障碍,更大的障碍来自于他们心理上的恐惧与精神上的困顿。命运的残酷性夺去了他们的眼睛,他们能应对生活中流于表面的琐碎事情,但是他们却忍受着相爱的人看不到对方的目光与表情的折磨,饱经着什么是美、什么是颜色、什么是光亮的痛苦,遭受着爱情的困惑、亲情的疏离、“有眼睛”的人的区别对待。对于他们来说,这些才是真正的折磨。在某种程度上,电影让我们进一步理解了毕飞宇的小说。在看完小说之后,小说所呈现的盲人世界是我们自己想像的,而看完电影之后,又给我们带来了视觉上的冲击与心灵上的震撼。小说中有几处深刻表现盲人们精神痛苦的部分在电影中也给予了某种程度上的还原。王大夫与小孔是一对恋人,他们无法以目传情、含情脉脉,只能靠身体与语言来给予彼此安慰,因此会有他们相互抚慰之后寻找衣服时恐慌、忙乱、尴尬的一幕,因此当小孔问王大夫他们是几个人的时候,王大夫给予的回答是“一个人”,这样的回答足以震撼“有眼睛”的人,同时也是他们给予彼此精神上最大限度的安慰。既然他们的爱情有所谓的身体上的缺陷,那么他们就极力达到灵魂上的完美无缺。关于什么是“美”,不仅困扰了想知道什么是“美”的沙复明,同时也折磨着拥有“美”的都红,而且也让陷于爱情之中的泰来难以回答金嫣到底有多美。自从沙复明听导演形容都红的美丽之后,“美”就给他带来了精神上的折磨,他调动一切能调动的味觉、触觉等感官来感受“美”是什么,最终仍然不得。都红身上有他渴望了解而又永远不能体会的“美”,为此他爱上了都红,并且不惜放弃挤入“主流社会”的机会。作为“美”的拥有者——都红,她无时无刻不受“美”的折磨,面对着所有人对自己的赞美,她无动于衷,甚至无比忌讳别人对自己的夸赞,因为他的“美”不是为自己而生的,而是供别人享受的。

对于失去光明的盲人们来说,精神上的折磨仅仅是一方面,给他们同样造成一种撕心裂肺般难以言说之痛的还有我们这些“有眼睛”的人。“有眼睛”的人让他们感受不到亲情的温暖,感受不到社会的尊重。阅读小说可知,王大夫几乎从小上学便离开父母,他更倾向于把父母当作电话那头的牵挂,却不愿面对他们。他总是把责任推到自己身上:如果不是因为自己的眼睛,父母不会生下弟弟;如果不是因为自己的眼睛,弟弟不会这样对待自己等等。来自于亲情的疏离与冷漠不仅折磨着王大夫,同样的痛苦也发生在张棕棋、小孔、泰来等人身上。张棕棋因为害怕被继母毒死,一生都生活在自己严加防守的世界并为此失去了爱情;小孔因为父母异化的爱而受到伤害;泰来因为父母的一句话而不能拥有如同正常人一样的婚礼。亲情的温暖本该是他们心灵上得到的最大抚慰,然而恰恰相反,“有眼睛”的亲人给他们造成的是身体上的伤害、心灵上的负担。同样,当他们离开家庭走向社会之后,得到的仍然是社会人的区别对待。社会上“有眼睛”的人有意无意的惋惜与怜悯,有心无心的歧视与另眼相看,同样使他们处于社会的边缘,使他们没有喘息的空间。

总之,小说与电影让我们重新认识盲人们的“盲与不盲”,同样也让我们重新认识社会上“有眼睛”的人的“不盲与盲”。盲人们没有眼睛,却看得见尊重与尊严,看得见亲情与爱情,看得见爱与被爱;而“有眼睛”的人看得见美与丑,看得见光亮与色彩、看得见金钱与欲望,却看不见尊严与平等,看不见真情与温暖,看不见卑微与痛楚。相信每位《推拿》的读者与欣赏者在读完或者欣赏完之后会有不同的感受,但是心灵上的震颤与精神上的洗礼是毋庸置疑的。

 共2页 下一页 1  2 
 

更多>>文学界

 

更多>>非文学界

 
关于支点 · 在支点工作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帮助中心 @2011支点文学网 http://www.zhidianwenxu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站点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