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点,撬起青春、激情和梦想 用户注册 | 用户登录 | 设为主页 2017年08月19日  
支点关注 学术对谈 学人专访
 

盲与不盲——我们认识世界的边界

2014-12-19 11:59 来源: 作者:侯盛娟 阅读:388
| 更多

  盲与不盲——我们认识世界的边界

 

    盲人生活在黑暗里,作为正常人,我们很难去想象他们的生活、走进他们的生活,我们总是以一种悲悯的态度去看待他们,可是毕飞宇、娄烨却没有将他们作为一道另类的风景来写作和拍摄,而是将他们与普通人等量齐观,给予他们绝对的尊重,对他们的生活进行日常化的书写和处理,不是自上而下的,也不是自下而上的,是一种平行的视角

    盲人“看”世界,并不像正常人那么简单、直接,他们得调用自己的触觉、听觉、味觉,尽力地去感知和体验,光亮和色彩的缺失让他们的生活变得复杂、困难,甚至是误解重重,这固然是他们的局限,可是仔细想想有些局限对于正常人说何尝不是障碍呢小孔和王大夫在因为小马的事情陷入冷战后,很久都没有说话,当王大夫鼓起勇气拨通小孔电话并深情告白后,却不料收到:“知道了,我在上钟,回头再说吧。”电话那头的王大夫听到挂机的声音,心口凉了半截,自觉感情已到尽头。可是在他上钟的时候,小孔把电话打来,甜甜蜜蜜的说了一句“我也想你”之后,王大夫的心情顿时激动起来,可是因为在工作,只能无奈地回一句“知道了,一样,回头再说。”生活就是由误解造成的,盲人是这样,普通人也是这样,没有任何的不同和区分,许多事情不是自己亲身经历了,也许就没法理解,从这儿我们看不到盲与不盲到底有什么区别

现实生活中,我们总是在以一种悲悯、过度关切的眼光看待盲人,总是强调对他们的保护和关爱,把他们视为弱势群体,对他们进行精神、物质上的帮助,其实这无形中已然构成了对他们的伤害。盲人的尊严比我们想象中要脆弱也更坚强。举一个例子吧,曾经班上有一个家庭特别困难的同学,冬天学校为了表达对困难学生的关心,每人发一件棉衣,自己去学工办领,可是她就拒绝,班委来劝说,她只是淡淡地一句:“我有衣服。”别的什么话也没有,班委也只好无功而返,其实换个角度想想,谁愿意生活在大家的“帮助”和“注视”下,谁又愿意穿着学校统一发放的防寒服走在路上被人指指点点。就像书中的都红,在手被夹伤后,她不能容忍自己变成推拿中心的一个拖累,不能想象自己每天生活在别人的“帮助”下,所以在自己“不能欠”的人生观的敦促下,你毅然决然的离开推拿中心,开启她人生的下一个可能。因为他们是正常人眼中的“残疾”人,他们对自己身体的残疾很介意,心里上更敏感,自尊心更容易受到伤害,所以他们往往会采取一种更加强硬的态度来保护自己,来为自己的尊严上一层保护色。这就是盲人生活的常态、是他们心里最真实的感受,而毕飞宇就很好地抓住了这一点,并将其真实地书写出来,是一种有尊严的书写。        

                                                   2013级中国现当代文学

                                                          侯盛娟

 

更多>>文学界

 

更多>>非文学界

 
关于支点 · 在支点工作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帮助中心 @2011支点文学网 http://www.zhidianwenxu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站点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