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点,撬起青春、激情和梦想 用户注册 | 用户登录 | 设为主页 2017年08月21日  
范伟专栏 支点原创 即时观察 文学史论 商昌宝专栏 刘卫东专栏 段守信专栏 杨伯专栏
 

蔡翔《革命/叙述……》指谬

2012-06-24 13:34 来源: 作者:王彬彬 阅读:3896
| 更多

来源:文学报

 


  去年春季的一天,在饭桌上,一位在我们这里进行“博士后研究”的年轻朋友对我说:“蔡翔出了一本书,歌颂‘十七年文学’,很受学生追捧,你一定要看一看,发表一点看法!”我听出来了,她对这书持否定态度。但我当时未置可否。几天后,我的信箱里,有了蔡翔先生的《革命/叙述:中国社会主义文学—文化想象(1949-1966)》(下面简称《革命》)。我明白,这位年轻朋友怕我不肯去买,买来送我了。这本书,2010年8月由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为不辜负这位年轻人的好意,去年夏天,我用好几个整天,一字一句地读了这本《革命》,边读,边做些批注。读完之后,的确有许多话想说。但一直找不到空闲来说这想说的话。现在,年刚过完,而新学期尚未开始,趁这空当,把想说的话挑一些说一说,就教于蔡翔先生,也就教于这本书的追捧者。
  我把所谓“做学问”的人,分为两类,一类是能把话写通的人,另一类是话常常不通的人。这种区分的标准,是纯技术性的,与政治观念、政治派别、政治立场,一丁点关系都没有。把话写通不容易。所谓能把话写通,当然不意味着绝对不写不通的话,而是说,在他的笔下,很难找到明显文理不通之语。至于话常常不通的教授、学者,那可是大有人在,有的还俨然权威。蔡翔先生过去的著述我没有十分留意,至于这本专著《革命》,首先在论述语言上就让我大为失望。文理不通的现象相当严重;整段整段的论述语无伦次,也并不少见。文理不通、语无伦次,是我对这本《革命》的第一个看法。下面我会举例说明。
  我对这本《革命》的另一种感觉,是常识性错误很多。写东西时犯点知识性错误,不一定就值得一提。是否值得一提,要看是什么人犯什么错误。如果这种知识,并不是你研究领域的常识,即便错了,也没什么大惊小怪的。但是,如果是你所研究的那小小领域里的常识,你错了,那别人就有义务向你指出来。蔡翔先生是中国现当代文学专业的教授、博导。所谓“中国现当代文学”这小小的领域,是蔡翔先生赖以为生的地方。这个领域的常识如果有错,那就是值得一提的。
  这本《革命》的研究方法、论述策略,可用一个字来概括,就是:“绕”。三绕四绕,把一个伪问题绕成真问题;五绕六绕,把一个小问题绕成大问题;七绕八绕,把一个常识性的问题绕成一个全新的问题,仿佛是自己第一次提出似的。在绕来绕去中,显得高深莫测。这种方法、策略,首创者和集大成者,都不是蔡翔先生。蔡翔先生只是为数不少的仿效者之一,仿效得颇有几分成功。
  也许有人会说,这本《革命》中的理论、观点,才是你真正要面对的。这问题,要多说几句。我以为,一篇文章,一本书,如果文理常常不通,甚至常常是整段整段地语无伦次,那是不必认真对待它的理论、观点的,它不具备要求别人这样做的权利,正如我这样的五音不全者,没有要求他人将我视作歌唱比赛之对手的权利。这是我要说的第一层意思。另一层意思是,在理论、观点上,我与蔡翔先生并不具有“平等”地说话的权利。“平等”,这是蔡翔先生最神往的人际状态。“平等”,也是这本《革命》的关键词之一。然而,今天,在关于“平等”这一话题进行对话、争议时,意见双方是并没有“平等”的话语权利的。在这本《革命》的“结束语”中,蔡翔先生说,近十年来,有“新左翼和自由主义的大辩论”(第365页),这是并不符合实际的。小小的辩论的确有,但“大辩论”则没有。一方可以尽情地表达自己的观点,另一方则只能小心翼翼地、有选择地表达一点自己的看法,这样的辩论离“大”还差得远。这几年,蔡翔先生,还有身份暧昧的李陀先生,都呼唤“让争论浮出水面”。这是一种以非学术的力量为后盾的思想搦战,是很不道义的。这样说,并不意味着我完全不理会这本《革命》中的理论、观点。我会说一些看起来还能说的话。毕竟,与蔡翔先生进行理论争辩,并不需要有怎样的“本事”。

 

更多>>文学界

 

更多>>非文学界

 
关于支点 · 在支点工作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帮助中心 @2011支点文学网 http://www.zhidianwenxu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站点统计